(神医弃女绝色驭兽妃)(沐云槿楚厉)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章节

(神医弃女绝色驭兽妃)(沐云槿楚厉)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章节

神医弃女绝色驭兽妃

时间:神医弃女绝色驭兽妃作者:元熙来源:zsy

(神医弃女绝色驭兽妃)主角(沐云槿楚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章节,神医弃女绝色驭兽妃是作者元熙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热门小说:她是丞相府最愚钝草包的小姐,人人欺侮;他是当朝最尊贵冷酷的皇子,惊才绝艳!一道赐婚圣旨,她装傻充愣各种拒绝,他霸道应下强势迎娶……众人耻笑,却不知:草包蜕变,废柴变天才。婚后遇太后查房,两人配合,演出一场鸳鸯戏水,结束后,她笑:“表演完毕,王爷请回。”他轻笑:“既然来了,本王就不打算走了。”...

《神医弃女绝色驭兽妃》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 沐家的耻辱

“混账东西,谁允许你出门的!”

----------------

一道浑厚的男声忽的在身后响起,连带着沐云槿都是一愣,一边暗骂自己不注意周围的动静,一边又缓缓的转过身。

许是那道声音确实很大,刚才在院子里的沐灵珠以及中年女子此时都走出了院门。

沐灵珠一见到院门口的场景,不着痕迹的笑了笑,随后朝院门口的人抚了抚身,“父亲,姐姐。”

一听父亲这个称呼,沐云槿眼皮动了动,随后也装模作样的抚了抚身。

“跪下!”沐相瞪了眼站在面前的沐云槿,所有的不悦都写在了脸上。

沐家在整个西元国内,可谓算是名门望族,沐家出来的人,代代下来,皆乃人中龙凤。

可到了这一代,偏偏出了沐云槿这么个草包,平日里胆小懦怯,话语单薄,实在难登大雅之堂。

活生生的将沐家所有的名望拉低了一个档次,实乃沐家最大的一个污点。

所以,沐相每每看到沐云槿,总有一种对不起列祖列宗的感觉。

哪怕她长了一张天人的容颜,在沐相看来,没点真材实料,依旧只是徒劳。

另一旁,沐灵珠身旁的大夫人苏碧青也开了口,“云槿,没你父亲的命令,你怎敢私自出拾花阁,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沐云槿听闻,唇角微微勾起,直接无视了沐相的话,将视线对上了大夫人苏碧青,“不过是出来散散步,母亲这个不知天高地厚,似乎是言重了。”

“你……”苏碧青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完全没有想过沐云槿敢顶撞她。

一旁,沐相看着眼前这一幕,顿时怒吼,“逆女,敢顶撞你母亲,给我跪下!”

再次听到沐相的声音,沐云槿面上始终含着一抹淡笑,看来这沐相还真的很讨厌沐云槿,见了面不过说了三句话,每句话都充满着怒气,如今更是连逆女这种词眼都骂出来了。

沐云槿啊沐云槿,你可真够憋屈的。

“不跪当如何?”沐云槿微微扬起下巴,视线直勾勾的对上沐相已经怒红的双眼。

沐云槿的话,让面前三人皆是一怔,万般没有想到刚刚那话竟然是从沐云槿的口中说出来的。

尤其是沐相,看惯了平时里胆小如鼠的沐云槿,如今再听她说出这话,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威严被人顶撞了,怒意更甚,抬起手便准备劈头盖脸朝沐云槿打上去。

在沐相落手之前,沐云槿身形往后退了一步,稳稳的躲避了沐相挥来的手。

看着面前的场景,沐灵珠捂嘴一笑,随后又对着沐云槿淡淡开口,“姐姐,就算你即将嫁入六皇子府,是未来的六皇子妃。

但你现在未出阁,父亲母亲养你那么多年,理应还是要敬重父母的。”

听到沐灵珠的话,沐云槿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心中思忖,这沐灵珠果然是有两把刷子的,短短几句话,便将她说成了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我当你今日哪来的胆子,又是私自出阁,又是顶撞我与你父亲,原来是自以为要当六皇子妃了。

”苏碧青开口说道,眼眸内流露出一股不屑。

顿了顿,苏碧青瞟了眼沐云槿,又看了眼沐相,微微开口,“老爷,你也看到了,云槿这丫头实在难登大雅之堂。”

“若不然,明日我进宫一趟,将今日之事如实禀告给秦太妃,请秦太妃取消此次联姻,或者换一人吧?”

沐相听到苏碧青的话,紧皱着眉,随后还是点了点头,赞同了苏碧青的话。

沐云槿看着面前这一家三口在她面前一唱一和的,实在是忍不住想要给他们浇盆冷水上去。

于是,只听沐云槿凉飕飕的开口,“既然如此的话,那明日我便与母亲一起去见秦太妃吧。”

“正好许多事情,我也想找秦太妃好好说说。”

“比如,秦太妃并不知道我在府中常年被禁足的事情,父亲一直在欺瞒秦太妃此事……”

 

第5章 蝉联三年魁首

接下来,沐云槿满意的看着面前的三人眼中露出的错愕,隐忍着笑意,眸间却是泛着寒意,等待下文。

沐灵珠咬着唇,心中思忖着这两天沐云槿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了,竟然如此性情大变,连父亲都敢顶撞了。

刚想开口,一旁的苏碧青拉了拉她的衣袖,递了个眼色给她,示意她不要说话。

沐相很快回过神来,望着沐云槿的眼神里,甚至闪过一丝的杀意,许是怒火已经烧到头顶,沐相当即大喝一声,“来人!将这逆女绑起来,今日定要抽她几十鞭子,让她尝尝沐家家法的滋味!”

正当几个家仆出现,想要绑住沐云槿时,一道声音掺杂了进来,“老爷,夫人,秦太妃身边的屈嬷嬷来府里了。”

一听是秦太妃身边的人,沐相苏碧青等人神色一变,瞟了眼站在一侧的沐云槿,随后还是大步朝着相府前厅而去。

前厅里,一个一身宫装的老嬷站在那里,见到沐相和苏碧青的身影后,朝两人抚了抚身。

“屈嬷嬷不必多礼,赐座。

”沐相坐到主位,伸手指了指一侧的位置。

屈嬷嬷摇摇头,笑了笑,“老奴今日来,是奉了太妃娘娘的口谕,三日后辰时宣沐三小姐以及沐四小姐进宫的。”

“也宣了灵珠?”苏碧青一听沐四小姐这个称呼,眼前一亮。

屈嬷嬷点了点头,“老奴已经传上了口谕,三日后还请两位小姐做好准备。”

……

屈嬷嬷离开后,沐云槿看着沐相气的铁青的脸,微微勾了勾唇角,心中暗叹这屈嬷嬷来的可真是时候。

三日后就要进宫去见太妃,谅这沐相大人也不敢在此时对她施以家法,否则到时候满身伤疤,这沐相也讨不到好。

沐灵珠站在一侧,看着沐云槿面上含着的笑,手指微微的攥紧,想要开口,却又再度被苏碧青阻止。

苏碧青斜睨了一眼沐灵珠,笑道,“珠儿,明日又是咱们蝶花城一年一度的斗文大赛了,想必又有众多文人雅士聚集在此,你这个蝉联了三年的头号文士,今年也不要让父亲和母亲失望。”

苏碧青话落,又扫了眼沐相和沐云槿。

沐相一听斗文大赛,面色才稍稍缓和一些,瞥到还站在大厅内的沐云槿后,冷哼一声,“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滚回你的拾花阁!”

沐云槿也不还嘴,撇了撇嘴后,便走出了大厅。

回到拾花阁时,便见紫香站在门外,一脸的急切,见到沐云槿的身影后,紫香立即咧嘴一笑,跑了过去。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

沐云槿伸手戳了戳紫香的额头,笑道,“瞧你满头大汗的,慌什么!”

沐云槿笑说着,往里走去。

踏进里屋后,紫香帮沐云槿倒了杯水,沐云槿喝了口水后,开口问道,“那个蝶花城的斗文大赛,有什么名堂?”

“斗文大赛,是每年蝶花城百姓们,最期盼的比赛了。

因为每年的出题者,都是当今皇上。

所以许多文人,都想借此比赛,得到皇上的赏识。”

“咱们府的四小姐,自从三年前第一次参加这比赛后,一直蝉联着魁首,因此也给咱们沐府增添了不少的光彩呢。”

紫香说的眉飞色舞,说完最后一句话后,下意识的捂住了嘴,瞟了眼沐云槿的表情。

沐云槿却垂眸听着紫香的话,压根没往心里去。

半晌,沐云槿又喝了口茶,勾起唇角,“既然这比赛这么有趣,那么明日我无论如何也要去见见世面了。”

“小姐,你……”紫香瞪大眼,有些不敢说下去。

沐云槿挑眉,“眼睛瞪这么大做什么?吓到你了?”

紫香点点头。

沐云槿含笑,逗趣的看了眼紫香,“你呀,胆子小可不是件好事情。

 

第6章 因为我讨厌她

翌日一早。

“小姐,你真要去?”紫香皱着眉头,紧紧的攥着手里的一件衣裙。

沐云槿睨了眼紫香,伸手将紫香手里的衣裙拽了过来,随后慢条斯理的穿戴好,“对啊,我要去瞧瞧热闹。”

“小姐,你就算真要去,你也要掩饰一下吧?”紫香看着沐云槿一席素雅装扮,秀丽的面容完全显露出来,有些的着急。

“没事,往日我整天被禁足在这拾花阁里,哪有人会认得我。

”沐云槿话落,便推开了卧房的门,快速的走了出去。

紫香立即追了上去,出了沐云槿的卧房,可门外早已没了沐云槿的身影。

……

沐云槿悄声的从拾花阁一处石墙上翻身而下,动作轻快敏捷,没有惊动府中任何一个护卫。

出了相府后,沐云槿从衣袖内抽出早已准备好的面纱,遮住容颜,抬步往不远处热闹的繁华之地走去。

不一会儿,便走到了今日举办斗文大赛的赏文楼。

沐云槿在赏文楼前站了一会儿,一会会时间,进进出出不少人,嘴里还都念念叨叨的——

“林兄,我已兑换了银两,今年我还是押沐四小姐赢,去年我就翻倍赢回了不少呢。”

“那是自然,沐四小姐乃西元国第一才女,连赢了三届,这一次定也会蝉联。”

“……”

听着对话,沐云槿心里知道了个大概,也跟着往赏文楼里走去。

踏进赏文楼里,中间摆放了一个打擂台,擂台旁边已是黑压压的站满了人群,沐云槿环顾了一下四周,随后朝着押赌的地方走去。

走到押赌的地方,正站着一位中年男子,见到沐云槿的身影后,笑眯眯的看着她,“姑娘面生,想必是第一次来观摩这斗文大赛吧?”

沐云槿点点头,没有说话。

那中年男子继续笑着开口,指了指面前的两个赌盆,“你瞧这两个盆里,代表沐四小姐的,里面的银子已经满的快装不下了。

这另一个盆里,现在还空空如也。”

“姑娘头一次来,若要押宝的话,作为过来人还是建议你押这个。

”中年男子指了指装满银两的盆开口道。

沐云槿听闻,勾唇一笑,一双凤眸里闪过一丝的轻蔑,随后想也没想,解下腰间的荷包,整个扔进了那个空盆。

“咣当——”一声,银两砸进空盆,发出了不小的声音,引得一旁多人围观。

“姑娘这是不信我的话?”中年男子见此情景,收敛起笑意,有些的不悦。

沐云槿嘴角一勾,环抱着双臂,无比平静的开口,“不是不信你,是我觉得沐灵珠今日,赢不了。”

“切,无知妇孺,一会有你哭的。

”中年男子咋舌了一声,扭过头去,再也不愿与沐云槿说话。

沐云槿的举动,让许多人对她看了又看,由于沐云槿遮着面容,大多数人皆听了中年男子的话,把沐云槿当成了无知妇孺一类的人。

……

此时二楼包厢内,一个紫衣华服的身影坐在那里,视线淡淡的落在底下沐云槿的身上,透闪着不明意味的精光,眉宇间有些深思。

“丁羡,你说本皇子该押谁?”

叫丁羡的男子被点名后,立即弯下腰,“殿下今日迟迟未押注,想必也有其他想法。”

楼底下,沐云槿抱着双臂来回闲逛,隐隐中总觉得有一双眼盯着自己,让她浑身不舒服。

蓦地,沐云槿停下脚步,猛地抬眸往二楼的方向看去,恰好与那双如鹰般的眼眸对上,两道视线交接,沐云槿竟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看够了没有?”沐云槿率先回过神来,微微挑眉,眼眸内毫无惧色。

此时大赛还未开始,楼底下闹成一团,沐云槿并不确定自己的话,究竟楼上那人能不能听见。

“若说没看够呢?”楼上传来声音,带着一丝冷意。

沐云槿听到回声,眯起眼眸,随后便抬步便朝二楼的方向走去。

沐云槿刚踏入二楼最后一个台阶,便见紫衣男子坐在那里,仅仅一个侧脸,便让沐云槿想到风华潋滟这个词。

紫衣男子的身侧站了一个护卫模样的男子。

但凭沐云槿多年的反恐经验,感知到了在这四周还暗藏了不少的气息。

眼前这紫衣男子,看来不是个简单之人。

“不敢靠近我?”紫衣男子见沐云槿站在楼梯边缘迟迟不动,微微开口,眼眸深邃无底。

沐云槿淡笑摇头,缓步走了过去,不客气的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往楼底下看了眼,随后惊呼一声,“哇,你这位置真不错,能将底下看的清清楚楚的。”

一旁的丁羡见此,刚要上前阻止,便被紫衣男子一个眼神制止,随后只好站在原地,顿了顿开口,“这位姑娘,你刚才为什么不押沐四小姐今日会赢?”

“我干嘛要押她赢?”沐云槿反问。

羡一愣,看了眼紫衣男子,却见他正淡淡的品着茶,似乎根本不再听他和沐云槿说话。

于是又问,“沐四小姐赢了三届,这第四届,胜算也很大。”

“她今日不会赢的。

”沐云槿望着底下擂台方向,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笃定的笑容。

“为何?”丁羡好奇开口。

沐云槿一笑,瞟了眼丁羡,“因为我讨厌她。”

丁羡彻底对沐云槿无语,闭上嘴巴,不再与沐云槿说话。

“丁羡,去押吧。

”此时,一直沉默的紫衣男子目光一闪,淡淡的开了口。

丁羡一愣,却也立即反应过来,往楼底下跑去。

不一会儿,底下再次传来一道银子掉进空盆的声音,再度引得不少人围观驻足。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

动物狂欢怎么赢钱 吉林时时彩 即时指数赔率s2 黑龙江22选5 电竞比分网app 辽宁35选7 江西配资 皇冠90vs足球指数 甘肃11选5 刮刮乐 盘口即时赔率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球探比分 全国前三配资 股票配资是什么意思合法吗 黑龙江十一选五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版 陕西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