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辰好婚小妻要暴走)(于小鱼皇甫冀)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章节

(良辰好婚小妻要暴走)(于小鱼皇甫冀)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章节

良辰好婚小妻要暴走

时间:良辰好婚小妻要暴走作者:云中月来源:zsy

(良辰好婚小妻要暴走)主角(于小鱼皇甫冀)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章节,良辰好婚小妻要暴走是作者云中月写的一本婚恋生活热门小说:初遇,生活被他搅得一塌糊涂……再遇,人生被他搅得一塌糊涂……阴差阳错相遇的两个人,她撩起他心底的涟漪,他将她视为囊中之物他用一纸婚契锁她一生的承诺。她以为他们已经融入彼此的骨血之中……却不想,生死关头,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另一个女人,而她腹中幼小的生命因此而夭折。于小鱼苦笑,全当是凡尘如梦一场,她终于下定决心离开他的牢笼,消失的无影无踪。五年后,再度相遇。她依旧风轻云淡笑颜如花,只是身侧多......

《良辰好婚小妻要暴走》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 别样的降温方式

于小鱼给皇甫冀伤口绑好了纱布,长呼一口气,“包好了!漂亮吧。”

皇甫冀多想问,胸口这个蝴蝶结是干嘛用的!一头倒在于小鱼胸口,吓的于小鱼尖叫一声,下意识的一用力。

于是乎,皇甫冀的头咣当的一下磕在了浴缸的边缘,略红肿。

“你没事吧?”于小鱼见状,急忙上期扶住皇甫冀。

皇甫冀紧闭着双眼,虚弱的吐出一句狠话:“于小鱼,我记住你了!”然后,彻底昏了过去。

于小鱼好一番折腾,才将皇甫冀扶到自己的房间,让他躺在自己的床上。

安顿好皇甫冀,于小鱼累的几乎虚脱。

人家都说天上掉馅饼,为毛她是天上掉下来了大麻烦……

皇甫冀这一睡,直到吃晚饭的时候也没醒来。

于小鱼累坏了,也懒得做饭菜,直接煮了青菜面,热乎乎的吃了一大碗,心情也好了许多。

于小鱼从小如此,有着强大的自愈能力。

从出生就不知道父亲是谁,只有母亲,她也依旧快快乐乐的长大。

十三岁,一直相依为命的母亲,忽然对她说,我走了,小鱼。

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连叮嘱她好好生活都没有,只留下一张卡。

从那之后,小鱼再也没有见过母亲,渐渐的母亲就成了一个代名词,一个对过去美好回忆的代名词。

十三岁,她学会了自己洗衣服做饭,自己照顾自己,自己学习。

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习惯了每一次家长会没人参加,习惯了同学们怪异的目光。

那张卡,每年都会有一笔巨款转过来,很多,够她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的,但于小鱼除了必要的生活费,从不多拿,放着吧,以备不时之需。

这座小院子,是外婆留给小鱼妈妈的,小鱼妈妈走了,自然就成了小鱼的所有物。

小鱼喜欢这个安静的小村落,每年的假期,她都会在这里度过。

这个习惯一直延续了许多年,即使自己现在已经上了大学。

没人爱自己没关系,至少还有自己是爱自己的,于小鱼每每都这样的安慰自己。

不知不觉就长大了。

吃过面,看着霸占自己床的男人,小鱼无奈的叹了一声,万一这位大爷,一不小魂归西天,自己可咋办。

伸手一摸!

艾玛,烫手!

皇甫冀……发烧了!

于小鱼急的团团转,怎么办?怎么办?不能去药店,那里有人守着……

酒!对了!家里有米酒!

于小鱼顾不了许多,到厨房,倒了一碗米酒。

小时候,自己发烧的时候,外婆总会给自己擦身,擦了个几遍,温度就会降下来。

酒碗摆在床头,于小鱼略微犯难。

他是男人。

自己的是女人。

脱他的衣服……会不会不太好……

万一他要自己负责怎么办?

呸!

于小鱼想什么呢!

救人要紧。

上衣本来就剪破了,下身的西裤,也遭了秧,脱下来是不可能的,于是于小鱼又一次发挥了自己强大的创造力,直接用剪子,剪碎了他的裤子……

只留了一条底裤。

咳咳……

纤细的小手拿着毛巾在他的身上,自上而下,认真搓着。

本就滚烫的身体,温度忽然又升高了些,于小鱼正在惆怅,忽然皇甫冀猛地睁开眼睛。

“呀……”于小鱼惊了一跳。

“啊!”

皇甫冀一个用力,扯住她的胳膊,直接将她拉上了床,压在身下。

“你干嘛!放开我,放开!唔……”于小鱼的小手用力的捶打着皇甫冀的胸口。

而他。

专注的吻着她的唇。

不受控制。

他在遇袭之前,被人在酒中下了药,本来就吃不消,加上于小鱼别样的降温方式,直接将心底的那团火,彻底的够了起来。

“唔,放……放开……”于小鱼奋力挣扎,完全傻眼了,大脑一片空白,只有一个逃走的念头!

“别动!”低沉暗哑的声音自上传来。

于小鱼马上噤声,一动也不敢再动。

空气中,只剩下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许久,于小鱼几乎被压得喘不上气来,“那,那个……皇甫冀……”

上面的人,完全没反应。

“不会死了吧?”于小鱼伸手去探他的鼻息。

“你死了我也不会死!”皇甫冀忽然出声,于小鱼急忙缩回自己的小手,本能的心虚。

哪里有些不对劲呢?

明明是自己被非礼了,为毛要底气不足?

“你放开我!”于小鱼鼓足勇气,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心里鄙视了自己N+1回。

“不想我继续,就乖乖的别动。”

于是,于小鱼,乖乖的没敢动……

 

第5章 后门在那边

于是,于小鱼,乖乖的没敢动……

---------------------------

一夜,于小鱼被这个刚见过一次面的男人抱了一夜。

上半夜,她还紧张的瞪大了眼睛,下半夜,终于疲惫战胜了一切,窝在皇甫冀的怀里睡着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房间。

皇甫冀缓缓的睁开的双眼,浑身虚脱般无力,疲惫不堪,全身的骨头像散了一样,痛。

察觉到身旁有陌生气息,警惕的蹙眉观察。

低头看见趴在自己怀里,一只腿还挂在自己身上呼呼大睡的于小鱼时,眸底闪过一丝惊讶。

随后,眉眼之间涌上一丝暖流。

这女人,叫于小鱼是吗?

于小鱼,于小鱼!

有趣的女人!

“唔!”于小鱼低咛一声,皱着眉睁开眼。

昨晚太紧张,睡得腰酸背痛!

她慵懒的睁开双眼,对上一双狭长的眸子。

“啊!”于小鱼刷的坐起身,跳下了床。

“我昨晚发烧了。

”皇甫冀先开口。

于小鱼抬眸,点点头。

“所以你用酒给我降温。

”皇甫冀唇角勾起一丝笑意,低着头的于小鱼未曾发现。

“恩。

”又点了点头。

“所以你剪碎了我的裤子。

”声音中的带着浓重的笑意。

于小鱼猛地抬起头,“我,没有……”

皇甫冀目光落在地上自己破碎的西装裤上,意味深长笑了笑。

“我,我没想对你,对你那个的……”于小鱼语无伦次的解释着。

奈何。

“哪个?”皇甫冀摆明了装糊涂。

于小鱼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不对,是,是自己吃亏了……小脸红透了,眸子升上一层雾气。

“你,你欺负人!”

“我告诉过你,我被下药了,你这么摸我,我怎么受得了?”皇甫冀一脸的理直气壮。

“你!”某女再次气结。

这男人,太混蛋了!

咕噜。

“我饿了,去做饭。

”某大爷,开口吩咐道,靠在床铺上,盖着薄毯,胸前趴着白色纱布蝴蝶结,真真是说不出的违和……

于小鱼认命的去厨房做饭。

祸从天降,不过如此。

考虑到皇甫冀的伤势,于小鱼煮了一锅小米粥,四个爽口小菜。

一连吃了三碗粥,四个小菜,盘盘空。

于小鱼忍不住嘴角一抽,大哥,你真的是传说中的总裁大人吗?说好的高贵冷艳在哪里?

“味道不错。”

最后皇甫冀很给面子的夸了一句。

于小鱼假假的一笑,端着空盘子碗子出了房间。

皇甫冀的目光始终跟着她的身影,小小的模样,心里暖暖的。

早上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皇甫大人,您看,您伤势也稳定了,饭也吃了,是不是,可以……啊……了?”于小鱼满脸堆笑,殷切的问道。

皇甫冀看到于小鱼脸上绽放的笑,怔愣,随即别开视线。

“后门在那边!”于小鱼指着后院生锈的铁门,笑的无害。

皇甫冀看着身侧的扮猪吃老虎的女孩,略有血色的脸勾起了难得一见,打趣的笑意,“我的裤子,被你剪成那样,我怎么走?”

“啊……”反驳的话戛然而止,想起薄毯下面皇甫冀完美的身材,以及昨天的热吻,脸颊发烫。

她转身,快步跑进屋内,翻出一身运动服。

皇甫冀看着她拿过来的男人的衣服,脸色瞬间阴沉。

“哪里来的?”

“以前,我们班郊游的时候,来这边的同学,忘在这的,便宜你了。

”于小鱼没多想,开口就答。

皇甫冀的脸色缓和了一些,“我不穿别人穿过的衣服。”

纳尼!

您这是逃难,还是度假?

“我去哪里给你找新衣服嘛!”于小鱼气鼓鼓的坐在凳子上。

“我的东西呢?”皇甫冀忽然开口问道。

“什么东西?”于小鱼抬头,无辜的看着他。

皇甫冀无语,偏偏想发脾气,发不出来。

“哦,你等着……”于小鱼终于想起那只被自己扔进水箱的手枪,一路小跑。

看着水渍斑斑的手枪。

皇甫冀真的很想咬人!

“谁告诉你,手枪可以放在水箱里的?”两排洁白的牙齿相互不善的摩擦,发出吱吱的声音,气的不轻……

“那个,电影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嘛……”某女低着头,无辜的嘀咕了一句。

皇甫冀,差点一口血染红一片天。

“手机给我!”费了好大的耐力,才把那种杀人的冲动压了下去。

“好!”于小鱼的眸子里闪过兴奋两个大字,这是要走了吗?准备联系他的人,来把他接走……

于小鱼很殷勤的递上了自己的山寨手机。

皇甫冀接过手机,将于小鱼脸上的期盼光芒尽收眼底,冷笑出声。

他迅速的拨通一组号码,很快接通。

 

 

第6章 不走了

房间很静,站在床边的于小鱼能清楚听见电话里传来的声音。

“谁?”很不耐烦的问道。

皇甫冀:“我!”

那边随即一阵哀嚎及惊喜的叫声传来:“冀哥?谢天谢地,你没事儿太好了好。

真是让我们好找,最后只找到了你的手机,我们还以为你被海水冲走了,要不就是喂了鲨鱼,正准备给你做一个衣冠冢……”

“闭嘴,那边情况怎么样了?”皇甫冀粗暴的打断了那边的‘哭诉’,抬眼看了看正忍着笑的于小鱼。

“Dave那边派过来的人,以及这边的奸细,都被我们悉数解决了。

”电话里终于传来了一个正常男人的说话声。

于小鱼正想,是不是自己不该在这,转身,身后却传来皇甫冀慢悠悠的声音。

“干的不错,嗯,不用来找我,伤养好了我会自行回去!”

闻言,于小鱼怔住。

纳尼,这男人的意思是,不走了?

“咣当”一声,是于小鱼绊了一下旁边的桌子,险些摔在地上。

皇甫冀轻笑出声,挂断了电话。

“于小鱼,你的手机!”

于小鱼踉跄着走回来,眼睛丝毫不掩饰愤怒,“皇甫冀,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伤养好了你自行回去?你不是说你会离开的吗……”

“嗯,是会离开,伤好了,自然会离开。

这里空气清新,环境幽静,你的厨艺也不错,很适合养伤。

”皇甫冀淡淡的看着于小鱼,语气中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于小鱼抚抚额头,谁能告诉她,总裁这种东西不是应该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吗,为毛,自己遇见了一只无赖!

“中午糖醋排骨,京酱肉丝,蒜薹炒肉,百合西芹!”

“晚上熬点冬瓜排骨汤,炖个西红柿牛腩!”

“明天早上继续做小米粥,和那个白醋萝卜。”

“下午出去,给我买几身换洗的衣服,要棉质的,浅色调。”

皇甫冀分分钟进入角色,于小鱼家的一家之主。

于小鱼果断暴走,“皇甫冀,你不要太过分,不做,一样都不做!”

皇甫冀眼看于小鱼愤怒暴走,唇畔勾起诡异的弧度。

“既然你不愿意做饭,那不如做点别的。

”说话间一把抓住于小鱼的胳膊,往床上一带。

“啊!”于小鱼自认为自己功夫还算不错,好歹也练过几年跆拳道,怎么在他面前就完全使不出劲?

又一次被压在他的身下,熟悉的温度传来,脸色发烫。

“饭!我做!”于小鱼想都没想,马上缴械投降。

“做啊……做什么……”皇甫冀,看着红到耳根的于小鱼,轻轻地吐着气。

似是被一股小电流击过,又酥又麻。

“做,做饭……”

“哈哈!”皇甫冀,一翻身,于小鱼咣当掉在了地上,狼狈不堪。

呜呜,于小鱼抓狂。

爬起来就往厨房跑,惹不起这位大爷,咱还躲不起嘛……

嘶,皇甫冀轻按了一下自己的胸口,真是乐极生悲,纱布隐隐的渗出血来。

“于小鱼,过来先给我换药。”

于小鱼又一次屁颠屁颠的跑了回来,看着某大爷胸口坚实的肌肉,还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果然秀色可餐!

“虽然我受了伤,若是你有需要,我还是可以勉为其难的……”皇甫冀看着对自己胸肌差点流口水的某女,淡淡的说道。

咳咳,大哥,你这么淡定你妈知道吗?

于小鱼别开自己的目光,利落的解开纱布,看见上面红点斑斑,哦,叫你使坏,活该了吧!

她那点小心思,自然躲不过皇甫冀的目光。

唇角慢慢的勾起一丝温暖的笑意。

包扎妥当之后,于小鱼乖乖地做饭去了。

糖醋排骨,外酥里内,百合西芹,爽口清脆,吃的皇甫冀连连点头。

伺候这位大爷,躺下睡午觉之后,于小鱼悲催的出门,坐半个小时的渡轮,到隔壁的S县,购物。

包包里带着皇甫冀塞给她的卡。

密码竟然就是654321,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几十万还算是小钱,于小鱼心里涌上来一些小小的仇富念头。

渍渍,正在感叹着,已经到了S县最大的商场。

女人都是天生的购物狂人。

不过一个人买男装还是第一次。

浅色调的,舒服的,棉质的,要求简单明了,于小鱼转了两圈,买了四套休闲服,两身睡衣。

咳咳,还要买底裤。

于小鱼懊恼,怎么没问一嘴,休闲的衣服知道身高就可以买,这个……

算了拿起来看吧,反正自己也看过……

貌似哪里不对,于小鱼,脸色微红。

选了三种不同的颜色,各买了四条,浅色调,符合那位大哥的喜好。

刚刚结完账,转身,迎面走来两个熟悉的身影。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

动物狂欢怎么赢钱 四川时时彩 厦门股票配资 上海时时乐 鼎牛配资 二分彩 上海快三 厦门股票配资公司 3D 任选9场 怎么样判断股票涨跌 有没有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 牛津配资 体彩p3 股票涨跌最简单公式 钢铁板块股票分析 闪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