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杨奕)无弹窗全文阅读全本小说

鉴宝

时间:作者:庾乐来源:WD

鉴宝(杨奕)免费在线阅读,鉴宝无弹窗全文阅读全本小说作者庾乐写的一本都市最新小说精彩试读:社会苦苦挣扎的杨奕,因祸得福,得到马王爷神像的第三只眼的传承,能看破真伪,亦能透彻人心。从此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江州市到整个岭南,到内地,然后到港澳台,最后到全世界,一枚闪耀的新星崛起。无论是各种古玩,还是惊心动魄的赌石等,都留下了他的传说。金钱、美女唾手可得,生活如此多娇!...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鉴宝》在线阅读精彩内容

第六章归家

杨奕回老家的前一天,就接到叔叔的电话,话语中有点责怪,表示这兄弟间不需要那么那么客气,直接回来喝杯喜酒就好,不过,听得出还是挺高兴的。

近五千元的礼物,放在农村里面也是一件厚礼,让婚礼增色不少。

他表示,货到了,没有马上安装,希望杨奕早点回去。他准备留在结婚那天,再抬进屋,这样倍有面子。

“叔,我尽量早一点,主要我这边还有点事忙。”杨奕开口道。

趁着这两天,杨奕疯狂地压榨那只竖眼的使用时间,无非就是想要在回老家前,多赚一些,人都是要面子的。

然后,接下来的一天,杨奕都是白忙,没有丝毫的收获。可见,捡漏不是那么容易的。别看古玩街千千万万的古玩,但真品少得可怜。那些想要靠捡漏发大财的,概率跟买彩票高不到哪里去。

车票他一早就预定好,是家乡的私人车,小中巴,坐十多个人的那种。

这种车子坐得其实并不舒服,但好在人家通常会接送。只要你给个地址,别人就能到你指定的地点接你,回到老家,还能送上门,方便得很。

半夜出发,第二天一早,就到老家。看着外面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杨奕感概万千。时隔四年,他又回来了。

因为家乡鼓励发展水果种植,现在很少能看到农田,所有空闲的荒地等,都种植了果树。这个时候,正值开花的时节,漫山遍野都是雪白的李花,煞是好看。

坐在杨奕后面的两三个妇女,这时一直在讨论近两年来李子的收成跟热销,谁谁家赚了多少万等等。

杨奕才发现,在家乡比外出要好了。想想自己父亲,十多年前就外出打工。那时候在家乡根本就是混吃等死,没什么收入可言。在外面,好歹混个三两万一年。

他记得自己奶奶调侃过杨奕的父亲,说小的时候,杨奕的父亲读书非常厉害。不过,就是没有长远的目光。

在当时,读好书,以后不就是当个老师什么的,当教师在以前也就一百几十块钱一个月。他老子觉得,到外面怎么混也不止这个数吧!于是,他戳了学,到外面厮混。

这一点,不得不说,跟杨奕是一模一样的。因此,他奶奶总是说,他们两父子就是一个脾气,犟,都有主见,却不怎么听劝的人。

“响水的到咯!带齐行李准备下车了哈!”司机喊道。

杨奕立即收回思绪,捉起背包就起身。下了车,马上发现村子的氛围充斥着一股喜庆的味道。

“哦哟!这不是小奕吗?你好多年没有回来了吧?”一个大婶眼尖,当场认出杨奕来。

“七婶你这是越来越年轻了呀!”杨奕恭维一句。

“今天你堂弟结婚,我就说你肯定会回来的。”

聊了几句没什么营养的,杨奕就赶紧朝老家赶回去。他刚离开,身后就响起阵阵的议论声。

“他就是当年姓杨佬的第一位大学生呀?看起来还斯斯文文的,只是没想到混得那么差。”一个刚嫁到这村子不到三年的少妇开口八卦道。

“你不知道,当时他姓杨佬有多神气呀!请了很多人,后来丢脸了吧!”

“可不是吗!都被学校强行退学了。”

“要我说,他也够不争气的。”

……

还没到家门,就看到老家门口的晒谷坪架起火炉、摆好桌子等等,搞得热火朝天,一些早到的客人正在围在一起聊天,相互恭喜等等。杨奕的父母、大伯、三姑六婆等都在。

“小奕回来了。”四姑忽然说道。

所有人都朝正在走回来的杨奕看过来,脸色各异。

“坐车晕车没?刚好热了一些包子,来吃点吧!”杨奕的老妈接过背包,她知道自己的儿子有时候会晕车,见杨奕脸色有点疲惫,心疼道。

“妈,这次我没晕车,但刚下车也不想吃东西。”

他开始对叔伯婶娘等人问好,一些有印象的在场人士,也客套几句。

那些心里虽然看轻这个年轻人,却也给面子,没有揭伤疤,提当年的事情。尤其是得知杨奕送了一台近五千元的洗衣机,有两三个人还赞挺大方的。

“我奶奶呢?没起床?”杨奕问老妈。

“在里面呢!哪能还睡觉?我们一大早就起来了。你三叔他们也就睡了三五个钟头。”

“我去找奶奶说话。”

“去吧!你都三四年没回来,你奶奶想你。”杨奕的老子挥手把杨奕赶走。他对自己这个儿子最欣慰的,就是还懂得孝顺老人。

尽管那么久没有回来看老人家,但几乎每个月都会打电话跟老人聊上好久,逢年过节,都会寄点钱回去。

这一点,在所有兄弟姐妹的孩子中,算是做得最好的了。

昨晚,老母亲还说着,这三四年,小奕给她寄了很多钱,会经常给他打电话。不像那几个丫头,出去后都要把她这个奶奶给忘了。

“杨二,什么时候喝你儿子那一杯?他是大哥,应该结婚了。”在场的人见杨奕离开,开始“攻打”杨奕的父亲。

杨奕的父亲排行第二,所以很多人都喊他杨二。

“年尾就喝他那杯呀!最好是你那个第二的仔也同一年,你们这家今年就三个喜事了。”其他人纷纷开玩笑道。

“就是还没咯!大家有合适的姑娘,最好帮忙介绍个。”杨奕的母亲倒是一个会交际的人。作为母亲,不着急当奶奶,那是不可能的。

“没问题呀!就不知道你家小奕能不能看上人家,毕竟他是大学生。”一个妇女说道。

杨奕的父母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那八婆明显是找茬的。虽然两人也不经常在老家这边,却也知道,眼前这八婆满村子唱衰小奕。

现场的气氛,立即有点尴尬起来。杨奕的那些姑姑婶婶都颇为不满地瞪了一眼那八婆,暗道:今天又不是你家儿子结婚,刷什么存在感?

从昨天开始,这八婆就一直吹自己儿子结婚那天怎样、怎样,特烦,好像人家的婚礼都比她的寒酸似的。

现在又拿小奕的陈年旧事说事,真是让人憎恨!

不过,有一个事实不能否认,人家的儿子确实能干,在市区开了一个家电商场,据说现在资产都超过百万了。在同龄人中,读书不是最多的,却是混得最好的一个。

 

第七章外公的惊喜

屋外面的暗波汹涌,杨奕没有功夫理会。到屋里面,正好碰到走下楼的奶奶。她本来跟几个人在房间聊天的,但得知自己爱孙回来,马上放弃闲聊。

“变瘦了呢!在外面很苦吧?”奶奶拉着杨奕的手细细打量。

这两三天,都在外面晒,能不黑吗?还好,额头处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只留下一个小伤疤,很淡,影响不大。杨奕猜测,应该也是那只竖眼的功劳。

“不苦,只是平时有点忙,所以这三四年来都没能回来看你老人家。”杨奕开口道。

“阿四呀!去洗一个苹果给小奕吃。”奶奶发布号令。

听到这话的四姑有些无奈,让她一个姑姑给侄子洗苹果,也就您老能喊得出口呀!

杨奕也是哭笑不得,看见四姑秋后算账的眼神,连忙开口:“奶奶,不用忙,我刚下车不怎么想吃东西,喝口水就好。”

“嗯!也对,那样阿四你去倒杯茶过来。”

得!四姑彻底死心了,自己老娘真坑。

又碰到正在忙碌的三婶,杨奕立即恭喜:“三婶,很快有孙子抱了。”

“希望就是这么希望啦!小奕你也太破费了。洗衣机不用买那么贵的。你如果回来早一个钟头,都可以跟着去接新娘。”三婶笑道。

杨奕的大姐、堂妹、堂弟他们就跟着去凑热闹了。去的兄弟姐妹越多,就越给女方面子,也越能显示男方家庭的底蕴。

“奶奶,我这当大哥的,需要做点什么的吗?”杨奕询问道。对于这些礼节,他是不怎么懂的,一般也很少年轻人懂,都是长辈提醒的。

“也没什么指定要当大哥做的,你都送了礼物的。另外,还没结婚,不然等新娘进门的时候,跟我们这些长辈给他们两口子挂一个红包就好。”奶奶想了一会说道。

一定要说需要大哥帮忙的,可能就是去接新娘了。不过,杨奕晚回来了一步,没能赶上。

二姑在旁边提醒,表示杨奕的大姐就是封个红包:“封个红包也好。”

在他们这种乡下,当地风俗就是这样,新娘、新郎进门,长辈给他们挂红包,脖子上的红包越多,就越有面子。

杨奕微微点头,心里暗想着放多少钱。兄弟就那么三两个,这时候不能吝啬的。作为大哥,一定要弟弟长脸,毕竟这一天是他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天,不能让那些来宾看轻。

陪奶奶一段时间,杨奕跟老妈去了一趟外公家。难得回来一趟,应该去探望他老人家的。外公家不远,只有三四百米的距离。

以前,还有人开玩笑,这边磨一个豆腐,到门口喊一声,都能将亲家喊上来一起吃。这样的情况,在农村其实并不罕见。

外公以前是个老兵,到现在还改不了老兵的蛮横脾性,在村里面是一个难缠的角色,人家差点没当面叫老流氓。

他很难得地语重心长地跟杨奕讲:“小奕呀!这里没外人,外公也就不怕训你。你现在年纪也不小,看你三弟都结婚了,你们两兄弟还是光棍,得努力呀!你爸妈在外面买了屋地,两兄弟就要省点钱,将屋子盖起来,找XF也好找一点不是?”

他是听女儿说过,这几年来,小奕工资很少寄回给老爸老妈。

杨奕闻言点头,也清楚老爸将存款全掏出来,在城市的城乡结合部买了地皮,三十多万。就想着今年向别人借些钱,把楼房建起来,好让两个儿子结婚用。

“现在钢材价格降了很多,建楼房可以省下一两万。我目测一下,你们可以先建两层起来,暂时不装修,住着先,以后有钱了再弄好点。”外公出注意道。

“你爸也是这么想的。”杨奕老妈对儿子说道。

本来报建是四层,但暂时没有钱呀!杨奕的父亲算了一笔账,在那儿建四层,加上装修,没有六七十万弄不好。但如果只是弄两层,把壳弄出来,二十万左右就好。

“小奕你现在工资多少?”外公直接问道。

杨奕迟疑了一下,心想着怎么说好,毕竟现在情况不一样,不靠拍卖行那三千左右的工资吃饭。

见杨奕迟疑,还以为他工资低,不好意思说出口,外公将语气缓下来:“你把工资省下一半左右,都能给家里减轻不少负担的。”

“我知道,过两天我先转十万过去,让老爸把前期的地基打好。还有些资金,我需要点时间变现,这两个月肯定能转回去。让老爸直接规划四层,装修好点。”

此话一出,杨奕的外公、老妈都愣住,嘴巴张大,半饷没说出话来。

“十万?还有其他资金?”杨奕的外公回过神来,忽然发现,这小子似乎对家里隐瞒很多呀!

不过,他心里极为高兴。外孙厉害,他脸上也有光。这三四年,村里那些长舌的家伙诋毁自己外孙,都跟人家吵了好几架,差点没打起来。

“这几年,多少积累了点资金,然后学了点东西。”杨奕没有完全交代,捡漏这些事情,也不需要说太多。

“好,好,那就好!我就说,你小子自小聪明,怎么可能混得比别人差。”外公显然很开心,激动得老脸都有点潮红。

杨奕的老妈反应过来,心里也是骄傲,都说儿子都是母亲的骄傲,一点没假。只要儿子做出一点点成就,在母亲的心里、嘴上都会无限放大。

她想着,等自家的楼房建起来,也是时候物色两个好的EX妇了。

“你小子呀!跟小时候就是一点没变,有什么事情都是自己憋着。”外公感叹道。

这个外孙长得文静,以前在学校会被人欺负,却从不跟家里说,憋着一口气,有机会再找回场子。现在也是,估计被四年前的事情刺激到,一直没有回来,也从没有跟别人说自己在外面的经历。

“这样也好,让某些人睁大他们狗眼瞧瞧。以前我外孙读书比他们的小家伙牛,现在他们还是得抬起头看人。”

聊着聊着,就到了中午,杨奕的父亲来电话,要他们回去吃饭,顺便将外公喊上。

“外公,这些钱你留着平时买菜。”杨奕塞了两千块过去。

“这么多?好,外公我不客气了。”

外公微微一惊,随即乐呵呵地收下,知道外孙赚了钱,安心收下,后辈给的孝敬,他一般不推辞,赶紧把钱锁在家里,忽然又不放心一样,再次拿出来,随身带。

 

第八章镇住场面

回到去,好几样菜已经摆好桌,奶奶发现杨奕跟他外公一起走过来,连忙招呼:“亲家,坐这一桌,差两个人,你跟小奕过来,阿英你去别桌。”

在场的,几乎就她的辈分最大,所以说的话跟圣旨一样。杨奕的老妈只好点头,知道这妈就喜欢小奕。作为大孙子,通常都很得老人家疼爱的。

路过另一桌的时候,有人忽然开口:“小奕,今天你三叔娶EX妇,你不敬他一杯?”

“是咯!是咯!说不过去。”其他人纷纷附和,甚至有人开始给杨奕倒酒。

杨奕脸色一变,他不喝白酒,啤酒还能喝几杯,倒不是他矫情。三叔可能喝得有点多,也忘了杨奕不能喝酒的事实,居然也举起杯来。

“行,那就喝一杯吧!祝三叔年尾当爷爷。”杨奕拿起一杯,强忍着对白酒的不适,一口灌了下去。

“好酒量,阿奕这几年出去,酒量练得不错呀!来,我跟你喝一杯。听说你现在岗位不是太好,这样吧!这杯喝下去,到我家电商场当个小经理,以前毕竟也是同学,大家熟。”一个年龄跟杨奕差不多的家伙亲自倒了一杯满满的。

“李老板都这么说,小奕干了它。”

“没有错了,难得李老板那么顾忌情谊。”

……

杨奕还没开口,他的外公就发火了。

“滚犊子,想喝酒是吧?你他娘的有种跟我喝几瓶,谁先逃,谁的种没屁.眼。”杨奕外公这大嗓子一吼,现场立即安静下来。论喝酒,还真没多少人跟这老家伙死磕。

“外公你坐,今天我三弟的大好日子,不要闹。”杨奕先安抚好自己的外公。

然后拿起一杯茶,对那位小学同学笑道:“我杨奕从小到大不怎么碰酒,但今天我叔跟我碰杯,我肯定得喝。不是我扫老同学兴,以茶代酒吧!作为老同学,你也应该知道我的脾气。至于岗位,我其实很满意现在的工作,多谢了。”

现场的一些老人家,看见杨奕如此得体地化解场面,都微微点头,暗想人家读书多就是不一样。

没有谁的眼睛是瞎的,都清楚是那伙人先找茬,实在是有点不像话。

“我外孙现在身家上百万,你请得起?”杨奕的外公不情不愿地坐下来,还是嘟哝一句,虽然话音不大,却周围的人都听清楚了。

所有人一愣,不是说小奕混得不好吗?怎么忽然就身家百万了?逗我玩吧?你这大炮嘴吹牛?

杨奕的奶奶也清楚亲家的性格,喜欢吹牛皮,不过,这玩笑开得有点大,会让自己孙子难堪的,于是急忙招呼:“来,坐满了就动筷子,都多吃点,别客气哈!”

还有一个不怎么乐意的人,那就是杨奕的母亲。他儿子如果真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也就算了,但小奕不比你们差,还说三道四,太不像话。

那老同学愣过之后,勉强挤出点笑容来:“行,老同学还不清楚你?看来是我痴心妄想了,你这高材生不好请。”

只是,心底鄙夷:都三四年没回家,混得好会这样?不领情就算了。

“老师,好久不见,您身体还是那么健朗。”杨奕砖头看到小学的老师,立即抛下所有人,恭恭敬敬地朝那老师走去,送去问候。

那老师已经七十多岁,一头白发,早些年就退休了。他对杨奕这个学生印象还很深,对刚才他的表现表示满意。

同样是学生,姓李的那家伙不仅没有问候,还说了两句他的笑话。跟杨奕一比,真是天差地别。

“你们那一届,是我们小学最辉煌的一届,考上镇中学重点班的就超过十个人。你们这些兔崽子都该打,一个个毕业之后就没联系过,连高考那么大的事,也没有通知老师。”说到最后,老师以教训学生的口吻教训道。

对于这一届的学生,尤其是杨奕这些好学生,他一直都很关注的。他们高考的那年,也密切留意,得知他们当中,有七个人考上重点大学,他破例喝了两杯酒。

听到这话,杨奕十分惭愧。这件事,当时班长跟他说过,说老师现在老了,高考成绩出来那天,一直在等大家的好消息。莫名的,大家心里都是酸酸的感觉。

“是,是!老师,我们这不是都考得不够好,没脸跟你汇报嘛!”杨奕立即认错。

“放屁,那一年全市考上重点大学的也就一百多人,我教出的班就贡献了七个人。”这事似乎是老师人生中最得意的一件事,说起来特别得劲。

一个不怎么和谐的声音传来,正是之前那八婆,也是姓李那家伙的老娘小声自言自语。

“读书好有什么用?”

老师脸色微沉,情绪被坏了不少,低落道:“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了。可能都不记得我这老头子咯!”

实在是跟他联系的学生太少了,从教二三十年,年年都送出去一批学生,但还能回头看老师的人罕见。

杨奕微微皱眉,对那村妇的印象委实是太坏了。

“老师您千万别这么想,大伙怎可能忘了您老。前段时间,老班长还跟我提起您,希望大家抽空回来看望您老呢!他们只是太忙了。女生的情况我不是太清楚,差不多都结婚了吧?文波搞游戏开发,您看,这就是他弄出来的手机游戏。老班长在羊城,听说在工商部门上班。瑞润那家伙更厉害,跑京城去,在航天部门上班,以后的科学家,想要见他可是有点难呀!”

容杨奕将当初那几位成绩好的同学的情况一一爆出来,在场的人都一愣一愣的。

开发游戏?听起来很高大上的样子,现在手机普及,谁的手机上没有一两款手游。尤其是那些空闲的家伙,能对着手机玩一整天的斗地主什么的。

工商部门?那岂不是官员?就是姓李那家伙也一怔,他也不清楚这么一回事。如果是真的,以后要多点跟老班长联络感情才行。他开家电商场的,跟工商部门的联系比较多。

而跑京城去的那位,彻底将大家镇住。京城对他们而言,是一个神圣的地方,有本事的人才能去的。另外,科学家这名头也有点吓人。

“好,好!科学家好。”今天,这位老教师太高兴了。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能教出一个科学家来。

“瑞润为国家航天事业做贡献,你们就不要去打扰他了。”老师接着说道。

“别人混得好,又不是你,起什么劲?”

不得不说,那村妇有点欠骂,一个劲要让杨奕出丑。如果不是还有那么一点亲戚关系,三叔他们都要赶人了。

老师也瞪了一眼,但似乎也有点好奇,悄悄问杨奕:“你呢?在外面做点什么?如果岗位不好,一定要让那几个小子帮帮忙,就跟他们说,是老师吩咐的。”

他这话,也是在关心杨奕。

与“鉴宝”相关文摘

动物狂欢怎么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