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予你烬成灰(顾南舒陆景琛)无弹窗全文阅读全本小说

情深予你烬成灰

时间:作者:顾南舒来源:WD

情深予你烬成灰(顾南舒陆景琛)免费在线阅读,情深予你烬成灰无弹窗全文阅读全本小说作者顾南舒写的一本现言最新小说精彩试读:顾南舒知道,陆景琛睡过一个女人,且念念不忘,所以结婚六年,他都不曾碰过她分毫。可她不明白,他明明盼着她早点死,为什么当她意外车祸,生死一线的时候,他还要拽着她的手,狠声质问:“八年前你费尽心机爬上我的床,又霸占了陆太太的位置整整六年,现在你不说一声就拋夫弃子……顾南舒,你的心怎么可以这么狠?!”...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情深予你烬成灰》在线阅读精彩内容

第7章南南,好久不见

 

“蓝小姐不是也没有邀请函么?你怎么进来的?钻狗洞么?”顾南舒眉头一皱,黎云梭还没解决,就又跑出来一个蓝可可,真够烦人的。

“当然是我家景琛带我进来的。陆太太,我是景琛的女伴儿。”

被顾南舒骂成狗,换了平时,蓝可可早就暴跳如雷了,今儿个却一反常态,使劲儿冲着顾南舒笑。

顾南舒觉得她的眼神怪怪的,一转头,眼前的灯光便被一个高大的身影罩住了。

陆景琛一手握着红酒杯,单手插袋,看似随意地站在那儿,可顾南舒分明从那双栗色的眼眸中看到了暗潮汹涌。

他说过不让她参加慈善晚宴的……可她还是跑到这个地方,来给她丢人了!

陆景琛还没出声,蓝可可已经快步走到他身边,单手挽住了他的胳膊,一副亲昵姿态道:“景琛,她骂我是狗,说我没有邀请函,说我是钻狗洞进来的。”

顾南舒目光灼灼地望着那人。

正妻和小三之间,他要是选了小三,于她顾南舒而言,一辈子都很难在小三面前抬起头了!

陆景琛相貌不俗,家世不凡,走到哪儿都会成为焦点。这才一会儿功夫,他们几个已经吸引了不少目光。

周遭的富商们窃窃私语,对着顾南舒指指点点。

见陆景琛迟迟不开口,蓝可可有些急了,“景琛,你不要忘了……”

“你道个歉吧。”蓝可可一句话还没说完,陆景琛冰冷的声音就从顾南舒的头顶传来。

顾南舒的眼眶一瞬间就红了,强忍着眼泪,死咬着牙,冷笑着反问:“陆总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让你道歉!”森寒冷冽的嗓音再次响起,陆景琛双眸阴郁凝重,黑西装加白衬衫,搭上顾南舒给他系的那条烟灰色的领带,将他周身的气息衬托得更加萧瑟冷寂。“不照做,你知道后果的。”

顾南舒当然知道后果,只要在锦城,就没有他陆景琛做不到的事。他要是想,稍微托一点关系,就可以让她顾家,万劫不复!

蓝可可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搂着陆景琛的胳膊更紧了。

顾南舒手中的红酒杯不自觉地轻晃了一下,扯了扯嘴角:“对不起。蓝小姐,我错了。”随即目光一沉,一转身目光就对准了媒体的摄像头,“您是大明星,您想要巴结谁都可以,您想要当谁的女伴都可以。就算你天天住在我老公郊区的别墅里,就算你怀上了我老公的孩子,我也没权利说你一个字的不是。”

顾南舒此话一出,主办方请来的一窝媒体,瞬间炸开了锅。

蓝可可显然没料到对方会鱼死网破,一个明星可以和富商传绯闻,可以当交际花,可是一旦沾上“包养”、“怀孕”这样的黑料,除非她真能挤掉正室,否则不但星途葬送,就连未来的婚姻、人生也会毁于一旦!

陆景琛的目光骤然一沉,上前一步,单手攫住了她的下巴,声色森寒:“顾南舒,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知道啊,陆总让我道歉啊,我已经道歉了呀。”

媒体越聚越多,蓝可可实在怕了,一个劲儿地往陆景琛怀里钻。

陆景琛猛得一撒手,而后转身,一手搂住蓝可可的肩膀,一手拦着媒体的摄像头,一路朝着酒店外头而去。

顾南舒望着那两人离开的背影,也不知怎的,一时间腿软,眼前一黑,身子直直朝着地面栽去。

许久,疼痛都没有如期而至,倒是那张搂住了她的大掌灼热非常,拇指处粗粝的疤痕透过镂空的布料搁着她的肌肤,触感熟悉到令她面色煞白。

顾南舒一回头,傅盛元已经收回了手掌,莞尔浅笑:“南南,好久不见。”

也不知怎的,灯光突然间就昏暗了几分,傅盛元明明眉眼带笑,可暗影下,整个人都显得冷冰冰的,既熟悉又陌生。

顾南舒被那双墨黑色的瞳仁盯得心神俱乱,仿佛随时都会窒息而亡。

八年了,他们已经有八年没见面了,久到她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再碰上他了,久到她以为那段年少青葱的爱恋已经成了陈年往事,再也不会被记起了。

顾南舒张了张口,长甲掐入了掌心,而后扯着唇角反问:“这位先生认错人了吧?我不记得我们有见过面。”

仅一瞬间的怔忡,傅盛元墨黑的双眸便重新染上了丝丝笑意,“两个月时间,顾小姐来DFO找了我不下二十次,现在却要跟我撇清关系,哪门子的道理?”

顾南舒听了这话,脸色更加难堪了,贝齿死死咬着朱唇,几乎要咬出血来。

他就是DFO的傅总!

他竟然是DFO的傅总?!

所以,这两个月的时间,她为寻求注资,被拒DFO门外不下二十次,全都是他一手主导的?他这是在玩弄她么?和八年前一样!

“就是她,她拿着别人的邀请函混进来的……你们这慈善晚宴未免也太鱼龙混杂了吧,什么样的人都有!”顾南舒和傅盛元僵持之际,黎云梭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喊了保安过来,指着顾南舒,“将她赶出去!”

来参加晚宴的人非富即贵,保安虽然知道黎云梭的身份,但也不敢随意得罪人,上前一步,对顾南舒道:“小姐,我们已经核实过了,您的邀请函是霍家大少爷的,要不然这样……”

“您当着大家的面,给霍先生去一个电话,以保证这邀请函不是您偷来的。”

 

第8章求人就该有求人的样子

 

“偷”这个字眼,对锦城昔日第一名媛顾南舒而言,无疑是最大的侮辱。

顾南舒捏紧了手包,面色煞白地杵在那里。

黎云梭咄咄相逼,顾南舒的手微微颤抖,目光不觉瞥向了身边的傅盛元。她知道的,DFO是这次慈善晚宴的主办方之一,他既然是DFO的掌舵者,只要他傅盛元一句话,谁都不敢为难她。

可是傅盛元也不说话,就举着酒杯,倚着身后的扶梯,静静看着她,墨黑色的眸子如一汪深井,深邃迷人,难以望穿。

那深邃的眸光,明明只是一副看笑话的模样,却还是优雅的要命。

顾南舒明白,他是故意的,故意给他难堪,故意不帮她解围。

“顾小姐,请不要为难我们。”保安又在催促。

顾南舒倏地深吸了一口气,猛然抬起头来,拢了拢耳边的一缕发丝,面上的笑意愈来愈甚:“何必这么麻烦呢?霍先生早先就吩咐了,今晚有要紧事要处理,咱们何必去打扰他?我和DFO的傅盛元傅先生是旧识,我是傅先生邀请来的,你们问一问傅先生不就知道了?”

“傅先生?呵……”黎云梭冷笑,“老顾家这是教出了一个谎话精啊,一会儿跟我们说认识霍先生,一会儿又跟我们说认识傅先生……“

黎云梭还想接着嘲讽,顾南舒已经站直了身子,单手握着红酒杯,快步走到傅盛元面前:“阿元,好久不见。”

傅盛元眸色加深,嘴角挂着浅浅的梨涡,声色薄凉还透着几分慵懒:“南南,你刚才还不肯认我。”

顾南舒的心一下子就揪紧了,甚至不敢去看那人的眼睛。她是不想认他,她恨透了他,可眼下为了顾家的名声,她又不得不臣服于他。

她脸上的笑容僵硬至极:“阿元,你何必跟我置气呢?”

“南南,你是在求我么?”傅盛元的眼底划过一抹似笑非笑的光影,随即就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地望着她,“求人,就该有求人的样子。”

顾南舒面色煞白,像是被人捂住了口鼻,难以呼吸。

八年前,他狠心抛下她的时候,她就知道,他不喜欢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玩弄她。

所谓的相爱,仅仅两个月的时间,她被他折磨到千疮百孔、遍体鳞伤,他倒好,毫发无损,全身而退。

整整八年,他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这八年时间,她都活在那两个月的阴影之下。

这样的他,又怎么可能愿意帮她呢?

“开什么玩笑?DFO的估值能抵小半个锦城,傅先生是什么样的人物,她顾南舒一个落魄名媛,怎么可能认识傅先生,怎么可能是傅先生邀请来的?!”黎云梭见傅盛元爱理不理的样子,说得话就更加肆无忌惮了,“你说你认识傅先生,也得看人家愿不愿意认你!”

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甚至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对她指指点点,对顾家评头论足。

顾南舒这辈子最在乎的就是顾家的名声,自然是一刻都忍不下去的。

她猛得抬起头来,咬了咬嘴唇,又朝走了一步,与傅盛元近在咫尺。

当着所有人的面,顾南舒突然踮起脚尖,单手攀上对方宽广的臂膊,倾身凑到他的耳畔:“阿元,我求求你,好不好?”

虽然是央求的语调,但她的脸上挂着满满的笑意,两个人之间的举动,更是暧昧到了极致,明眼人都看得出,他们的关系不一般。

转瞬功夫,顾南舒力挽狂澜。

一旁的黎云梭面色一沉,终于嗅出这两个人之间的不一般来,转身就打算往二楼走,好避一避风头。

就在顾南舒的手要从傅盛元的肩头挪开的时候,他突然勾出一只手臂来,大掌盈盈一握,环住了她的腰身,毫不费力地就将她带到了身侧,直接拦住了黎云梭的去路:“黎叔,不打声招呼就走了?”

黎云梭一脸尴尬,毕竟五六十的人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了那样的话,无异于狠狠打脸。

“黎叔方才说什么来着?您要是误会了南南,您会亲自给南南赔礼道歉?这么急着走,是不打算道歉了?”

傅盛元晃了晃杯中红酒,低头抿了一小口,面上挂着淡淡的红晕,也不知是喝酒喝醉的,还是被怀里的人熏醉了。

“从小南南受委屈都是我给她做主,眼下顾家是遇上了点麻烦事,但这个主,我还是要做的。”

傅盛元演得情真意切,顾南舒贴着他的身子,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露清香。可是他越是这样维护她,她越是觉得可笑。

从小?!

他们又不是青梅竹马!

 

第9章南南,你就是太善良了

 

傅盛元搂得她很紧,她甚至能感觉到他胸口传来的强劲心跳。

顾南舒此刻依附于他,根本不敢将他推开,只能老老实实地缩在他怀里。

“傅先生,这件事……”黎云梭张了张嘴,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再怎么说,他都已经是领导了,傅盛元是在锦城威风,但也没必要得罪自己吧?

傅盛元墨黑色的瞳仁里划过一抹薄凉的寒光,扯着唇角笑出声来:“怎么?黎叔是想耍赖么?我可听说黎叔要升秘书长了,我们锦城走出来的秘书长可不能不讲信誉。听说秦院长选人,最看重的就是信誉。”

“傅盛元,你才回国几天,我看你是还没搞清楚状况!”黎云梭被他逼得急了,瞬间翻脸,双目瞪得通红,气得将手中的红酒杯都给砸了。

“晚辈不才,凭自己的本事确实威胁不到黎叔。巧得是秦院长早年重病在榻的时候,家姐给他捐过一颗肾……”傅盛元眼眸眯起,“黎叔,你猜猜看,要是咱俩闹翻了,秦院长是帮你呢还是帮我?”

“傅盛元,你……你这是仗势欺人!”黎云梭气得说不出话来。他别的都不怕,可秦院长是他的顶头上司,他怎么可能不怕?!

傅家跟秦院长有着什么样的关系他并不知道,可是秦院长当年确实是肾衰竭,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肾源!

黎云梭看向顾南舒的目光中,又多了几分恶毒,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似的。

“我就是仗势欺人。”

浅酌,低笑。

黎云梭面色难堪。

“不照做,你知道后果的。”

那人的声音如地狱的阎罗,随时都可以给他的政治生涯判死刑似的。

“都是误会,要不然就算了吧?”顾南舒不想得罪黎云梭,毕竟父亲的案子将来还要从他手上过。

“不能算。”傅盛元猛得搂紧了她的腰身,唇瓣的酒气拂到她脸上,语调慵懒,“南南,你就是太善良了,才这么容易被人欺负。”

黎云梭闻言,只能硬着头皮朝前走了一步,扯着嘴角对顾南舒道:“小舒啊,这件事是黎叔叔不对,你就原谅黎叔叔这次,好不好?”

顾南舒刚要开口,傅盛元已经先她一步轻嘲出声:“黎叔这样道歉,未免太没有诚意了吧?”

“是……是是。”黎云梭站直了身子,硬是当着一众嘉宾的面,拉下老脸,朝着顾南舒鞠了一躬:“小舒,是黎叔叔对不起你,黎叔叔知道错了,不会再犯了!”

顾南舒想要上前扶他起来,可她半边身子都被身边的男人禁锢住了,动弹不得。

傅盛元将手中的红酒杯递给了侍应生,面上是一惯的倨傲,语气薄凉到了骨子里:“黎云梭,我想你是搞错了!”

顾南舒这才知道傅盛元的用意,问道:“那我父亲的案子呢?!”

“顾老的案子,兹事体大,根本不是我这个闲人可以做得了主的,真要是经我的手,我自然秉公办理!”黎云梭面色煞白,就差给顾南舒磕头认错了。

“希望你说到做到。”顾南舒咬了咬唇,随即回眸望向傅盛元,“阿元……”

刚张口便被一股大力牵扯着,朝着二楼而去。

媒体蜂拥而至,不放过任何八卦的机会,将顾南舒和傅盛元二人堵在了扶梯中央。

“傅先生,请问一下,您和陆太太是什么关系?早听说陆先生和陆太太感情不好,是不是已经悄悄办了离婚手续?”

“陆太太,您和陆先生不公开离婚的事,是不是害怕影响到陆氏的股价?”

“傅先生,请问您和顾小姐现在是在交往么?”

顾南舒急于解释,蹙眉望向身侧的男人,刚好撞见那人回眸看她,温凉浅淡的眼神,一下子就看穿了她的心思似地,将她的心脏握得死死的。

“我想大家搞错了,阿元的女伴儿是我。我和阿元正在交往。”

楼道上的女人,一袭干净利落的小香风晚礼裙,背挺得笔直,面上是一如既往的恬淡浅笑,清冷到了骨子里,骄傲如初。

——是薄沁。

与“情深予你烬成灰”相关文摘

动物狂欢怎么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