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免费在线结局完本阅读

鉴宝

时间:作者:庾乐来源:WD

鉴宝杨奕免费在线结局鉴宝完本阅读作者庾乐写的都市小说在线阅读:社会苦苦挣扎的杨奕,因祸得福,得到马王爷神像的第三只眼的传承,能看破真伪,亦能透彻人心。从此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江州市到整个岭南,到内地,然后到港澳台,最后到全世界,一枚闪耀的新星崛起。无论是各种古玩,还是惊心动魄的赌石等,都留下了他的传说。金钱、美女唾手可得,生活如此多娇!...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鉴宝》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八章镇住场面

回到去,好几样菜已经摆好桌,奶奶发现杨奕跟他外公一起走过来,连忙招呼:“亲家,坐这一桌,差两个人,你跟小奕过来,阿英你去别桌。”

在场的,几乎就她的辈分最大,所以说的话跟圣旨一样。杨奕的老妈只好点头,知道这妈就喜欢小奕。作为大孙子,通常都很得老人家疼爱的。

路过另一桌的时候,有人忽然开口:“小奕,今天你三叔娶EX妇,你不敬他一杯?”

“是咯!是咯!说不过去。”其他人纷纷附和,甚至有人开始给杨奕倒酒。

杨奕脸色一变,他不喝白酒,啤酒还能喝几杯,倒不是他矫情。三叔可能喝得有点多,也忘了杨奕不能喝酒的事实,居然也举起杯来。

“行,那就喝一杯吧!祝三叔年尾当爷爷。”杨奕拿起一杯,强忍着对白酒的不适,一口灌了下去。

“好酒量,阿奕这几年出去,酒量练得不错呀!来,我跟你喝一杯。听说你现在岗位不是太好,这样吧!这杯喝下去,到我家电商场当个小经理,以前毕竟也是同学,大家熟。”一个年龄跟杨奕差不多的家伙亲自倒了一杯满满的。

“李老板都这么说,小奕干了它。”

“没有错了,难得李老板那么顾忌情谊。”

……

杨奕还没开口,他的外公就发火了。

“滚犊子,想喝酒是吧?你他娘的有种跟我喝几瓶,谁先逃,谁的种没屁.眼。”杨奕外公这大嗓子一吼,现场立即安静下来。论喝酒,还真没多少人跟这老家伙死磕。

“外公你坐,今天我三弟的大好日子,不要闹。”杨奕先安抚好自己的外公。

然后拿起一杯茶,对那位小学同学笑道:“我杨奕从小到大不怎么碰酒,但今天我叔跟我碰杯,我肯定得喝。不是我扫老同学兴,以茶代酒吧!作为老同学,你也应该知道我的脾气。至于岗位,我其实很满意现在的工作,多谢了。”

现场的一些老人家,看见杨奕如此得体地化解场面,都微微点头,暗想人家读书多就是不一样。

没有谁的眼睛是瞎的,都清楚是那伙人先找茬,实在是有点不像话。

“我外孙现在身家上百万,你请得起?”杨奕的外公不情不愿地坐下来,还是嘟哝一句,虽然话音不大,却周围的人都听清楚了。

所有人一愣,不是说小奕混得不好吗?怎么忽然就身家百万了?逗我玩吧?你这大炮嘴吹牛?

杨奕的奶奶也清楚亲家的性格,喜欢吹牛皮,不过,这玩笑开得有点大,会让自己孙子难堪的,于是急忙招呼:“来,坐满了就动筷子,都多吃点,别客气哈!”

还有一个不怎么乐意的人,那就是杨奕的母亲。他儿子如果真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也就算了,但小奕不比你们差,还说三道四,太不像话。

那老同学愣过之后,勉强挤出点笑容来:“行,老同学还不清楚你?看来是我痴心妄想了,你这高材生不好请。”

只是,心底鄙夷:都三四年没回家,混得好会这样?不领情就算了。

“老师,好久不见,您身体还是那么健朗。”杨奕砖头看到小学的老师,立即抛下所有人,恭恭敬敬地朝那老师走去,送去问候。

那老师已经七十多岁,一头白发,早些年就退休了。他对杨奕这个学生印象还很深,对刚才他的表现表示满意。

同样是学生,姓李的那家伙不仅没有问候,还说了两句他的笑话。跟杨奕一比,真是天差地别。

“你们那一届,是我们小学最辉煌的一届,考上镇中学重点班的就超过十个人。你们这些兔崽子都该打,一个个毕业之后就没联系过,连高考那么大的事,也没有通知老师。”说到最后,老师以教训学生的口吻教训道。

对于这一届的学生,尤其是杨奕这些好学生,他一直都很关注的。他们高考的那年,也密切留意,得知他们当中,有七个人考上重点大学,他破例喝了两杯酒。

听到这话,杨奕十分惭愧。这件事,当时班长跟他说过,说老师现在老了,高考成绩出来那天,一直在等大家的好消息。莫名的,大家心里都是酸酸的感觉。

“是,是!老师,我们这不是都考得不够好,没脸跟你汇报嘛!”杨奕立即认错。

“放屁,那一年全市考上重点大学的也就一百多人,我教出的班就贡献了七个人。”这事似乎是老师人生中最得意的一件事,说起来特别得劲。

一个不怎么和谐的声音传来,正是之前那八婆,也是姓李那家伙的老娘小声自言自语。

“读书好有什么用?”

老师脸色微沉,情绪被坏了不少,低落道:“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了。可能都不记得我这老头子咯!”

实在是跟他联系的学生太少了,从教二三十年,年年都送出去一批学生,但还能回头看老师的人罕见。

杨奕微微皱眉,对那村妇的印象委实是太坏了。

“老师您千万别这么想,大伙怎可能忘了您老。前段时间,老班长还跟我提起您,希望大家抽空回来看望您老呢!他们只是太忙了。女生的情况我不是太清楚,差不多都结婚了吧?文波搞游戏开发,您看,这就是他弄出来的手机游戏。老班长在羊城,听说在工商部门上班。瑞润那家伙更厉害,跑京城去,在航天部门上班,以后的科学家,想要见他可是有点难呀!”

容杨奕将当初那几位成绩好的同学的情况一一爆出来,在场的人都一愣一愣的。

开发游戏?听起来很高大上的样子,现在手机普及,谁的手机上没有一两款手游。尤其是那些空闲的家伙,能对着手机玩一整天的斗地主什么的。

工商部门?那岂不是官员?就是姓李那家伙也一怔,他也不清楚这么一回事。如果是真的,以后要多点跟老班长联络感情才行。他开家电商场的,跟工商部门的联系比较多。

而跑京城去的那位,彻底将大家镇住。京城对他们而言,是一个神圣的地方,有本事的人才能去的。另外,科学家这名头也有点吓人。

“好,好!科学家好。”今天,这位老教师太高兴了。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能教出一个科学家来。

“瑞润为国家航天事业做贡献,你们就不要去打扰他了。”老师接着说道。

“别人混得好,又不是你,起什么劲?”

不得不说,那村妇有点欠骂,一个劲要让杨奕出丑。如果不是还有那么一点亲戚关系,三叔他们都要赶人了。

老师也瞪了一眼,但似乎也有点好奇,悄悄问杨奕:“你呢?在外面做点什么?如果岗位不好,一定要让那几个小子帮帮忙,就跟他们说,是老师吩咐的。”

他这话,也是在关心杨奕。

 

第九章齐聚一堂

杨奕的母亲在丈夫耳边嘀咕了几句,目光看向自己的儿子,满是骄傲。当然,心里还有些心疼,猜测儿子这三四年在外面肯定吃了不少苦头。

“真的?”杨奕的父亲眼睛瞪大。

“儿子还能骗我?”杨奕的母亲何小英不满道,对丈夫这种反应不怎么满意。

“好,那就好。这小子,真的是什么事情都不跟家里商量的。”

见老师问到,杨奕只好简单说两句自己:“我的工作就没有他们体面了。你知道,我大学读的是考古专业。退学后,在拍卖行找了份工作,学了点鉴定古董的知识,现在就做这种工作。”

“古董?”不少人微惊,尤其是李同学。他见过几位合作伙伴玩古董,随便拿出一件,就可能十多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他开始有点相信前面杨奕外公的话了。

那家伙有点后悔刚才的行为,更后悔没有跟这些读书好的同学多联系。

其实,还是他心里的自卑在作怪。在小学的时候,杨奕等人在学习上就压着他,总是他们在出风头,所以在他混出头之后,了解很多大学生还不是帮人打工?于是,对以前的老同学,就越发看不上眼。

“很赚钱的吧?”有人问道。

“那可不一定,看你有没有眼力,看漏眼的话,损失也大。”其他的,杨奕不想多说。

不少人面露复杂之色,暗想以后得让家里的后辈多跟杨奕联络才行。在他们潜意识里面,古董都是财富的象征,所以在他们眼里,杨奕自然成为了财神爷一样的存在。

一些人暗自侥幸,还好,自己没有多嚼舌头,说人家坏话。

老教师不顾大家劝,愣是要喝两杯。作为一名教师,看见学生有出息,那是最值得欣慰跟高兴的。

而杨奕的奶奶等至亲也非常高兴,家族中出了一个厉害人物,他们脸上有光不说,更重要的是以后有了可以靠背乘凉的大树。

“吃饭,吃饭,大家吃好点,招呼不到呀!”杨奕的奶奶开口。

这回,真的没人敢看轻这个老太婆了。谁不知道,他们婆孙两人的关系亲?接下来,气氛就更好了。一个个敬酒都不敢灌主人家喝,几乎都是自己干了,然后让杨家的人随意。

至于之前一直找茬的那村妇,见形势不妙,而且没脸待下去,趁机找个机会,说家里有点急事,偷偷离开,连饭都没吃。

饭后,前来攀交情、套亲近的亲人忽然多了起来。一个个都专攻杨奕的奶奶,还有爸妈。

“二哥,我邻居有个女儿,也是大学生,现在教书,长得水灵。我看呀!跟你们家小奕挺般配的,要不要让他们尝试交往一下?就算这个事不成,也可以交朋友嘛!”一个妇女对杨奕的父亲说道。

“这事得看那小子,你也知道,他从小到大,就没有服从我管教过,他总有自己的想法。”杨奕的父亲无奈道。

他也不傻,现在自己儿子是个香饽饽,EX妇很难找吗?

杨奕则是找奶奶,要了两个空的大红包,从背包拿出两万块,将那些三姑六婆吓了一大跳。

“就封九千九百九十九吧!长长久久,好意头!”杨奕开口道。

二姑苦笑:“你这当大哥的,真是没法说了。”

她都四十多岁数的人,还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红包。不得不说,这两个红包挂出去,绝对是全村子最有面子的,谁不服可以将红包再弄大点,就怕没有人舍得。

要知道,他们辛辛苦苦打理水果一大年,也就十万八万的收入。比起以前,好像好了很多倍,但大大两万块拿出来封红包,一定会让人叫疯子的。

“你姐跟你二妹嫁得早,真是舍本了。还是后面没结婚的有福气。”四姑也笑道。

尤其是杨奕的亲弟亲妹,可以预见,这家伙绝对会送上一份豪礼。

杨奕取了不少现金出来,也当场给这些姑姑婶婶每人一千块的菜钱,剩下的五千都留给了奶奶。

“姑,你们家我就暂时不去了。下次回来一定到,主要是那边有事要忙。”杨奕对那些姑姑们说道。

没多久,新郎新娘就回到村子,现场立即跑得七七八八,全都去凑热闹。而杨奕的奶奶她们,也开始忙碌准备起来。

三叔的酒醒了不少,在大伯的提醒下,两夫妇在大厅做好准备。

“新郎新娘,你们站在那,先别过来。鸣炮的人呢?吉时就快到,时间一到,马上点炮。你们几个,在这排两排,等新郎新娘过去的时候,将礼花暴起来。”有一个老道的人一丝不紊地指挥道。

杨奕的大姐、堂妹等人,看到杨奕,都很开心,兄弟姐妹们也很少那么齐聚过。

“大哥,我们还以为你能一起去接新娘呢!我们去接新娘的时候,那边好无语,十多个女孩子在房间顶着门,我们都推不开。”那些堂妹围着杨奕,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之所以跟杨奕那么好,是因为这个大哥对她们宠爱,通常没钱用,跟大哥说一声,他都会打钱过去。有什么烦心事,她们也很乐意跟这个大哥讲。

“好了,辛苦你们,到旁边喝口茶,等一会再跟你们说话。”杨奕将他们赶走。

“吉时到!”那名老者大声喊道。

话音刚落,就响起鞭炮声,新郎新娘牵着手走红毯过来,两边手持礼炮的人按下按键,漫天的五颜六色礼花冲天而起。

杨奕看了眼自己的三弟,小伙子身穿西装,精神极了。

“好小子,长得比我还高了。”杨奕自语道。

到了门口,新人停下来,长辈们开始给他们俩挂红包。

“这是我们大哥。”新郎对新娘介绍道。

“大哥好!”新娘很乖巧地问好,两人差不多高,看起来很登对。

“好,大哥祝你们早生贵子!”然后给他们俩每人挂一个。

明显大很多,也厚不少的红包,让围观的人都猜测,到底封了多少钱。毕竟,现在没有人小看杨奕了。

“多谢大哥!”

杨奕退出去,才跟那些小丫头聊起天来。她们当中,大部分都到厂里打工,连高中都没读,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想的。

“大哥,你发财了呀?”最小的丫头兴致勃勃地问道。

她们刚回到来,就听周围的人讲起自己大哥的事情,才知道,原来她们大哥在外面发达了。

“一个个疯疯癫癫的,没个正经,读书多好,跑去打工。”杨奕敲了那丫头一下。

 

第十章飞车党

当有人将金额透露出去,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上千块的红包,在农村十分罕见,更别提近万元。这回,所有人都知道,老杨家的小奕在外面发达了。

“你呀!以前跟小奕不是玩得还行的吗?要多点联系,有他电话号码吗?”一个家长对自己家的小子说道。

那年纪跟杨奕差不多的家伙面带尴尬,小的时候,跟杨奕是还玩得来。但他成绩不好,到初中开始,两人基本上就分道扬镳,没什么联系了。

另外,自从杨奕大学那件事之后,他甚至站在了李大宝这一边,毕竟现在在人家的家电商场混吃。平时一起吃饭的时候,李大宝挖苦以前那群读书厉害的老同学,在女同学面前装逼时,他也只能附和。

“算了,这样更让人看不起。”这家伙还算有点骨气。

此话,让他老子有些气结。也怪他当初没眼光,居然会认为,李大宝那小子比杨奕更有出息,让儿子去巴结那王八蛋。

老实说,要不是李大宝这几年发了财,时来运转,他在村里的人气,绝对很低的。小的时候,那家伙就到处惹是生非,不是打架欺负人,就是偷东西等,反正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角色。

新娘那一边的人了解到这些事情,都颇为开心,晓得嫁对人了。有这么一个大哥在,起码以后日子不会熬苦吧?

杨奕就好像一剂催化剂,让整个婚礼的气氛更加浓郁起来。

这一晚,杨奕的父亲可能也是太高兴,卸下了一个重担,喝得很尽兴,都醉了,整个人还胡言乱语一通。

次日,杨奕亲自弄了一碗醒酒的汤给自己老子。见他喝得嗓子都有点发哑了,不由说了一句:“酒这东西,喝点就好,喝多了也伤身。”

“行,这样的机会不多。”他父亲没当一回事。

随即问道:“今天就要过去?”

杨奕点头:“昨晚我就打电话订了位置,中午的车,人家会进村接,现在方便了。我过去后,会马上转十万到你账户,爸你先选好日子开工,其他的资金不需要担心。”

“好,我让你弟也回来帮忙,反正他进厂也赚不了几个钱。”建楼房,虽然不需要自己动手搬砖等,但也会很忙的。

两父子说了一会话,直到奶奶找杨奕,才停下一些工作上的交谈。外出的孩子差不多都这样,跟老子交流,三言不离工作,与母亲聊天,句句都是生活。

让杨奕意外的是,在他离开前,竟然收到非常多红包,有点亲戚关系的,几乎都给杨奕母亲塞一个,表示小奕外出工作,祝他工作顺顺利利,是村子的习俗等等。

“是不是不应该收?”杨奕的母亲见儿子脸色不大好正常,立即询问道。

杨奕给自己老妈一个安心的眼神:“没事,收了就收了。他们塞给你,肯定也不好意思拒绝。”

另外,既然都有点亲戚关系,关系也不能闹得太僵,让人觉得你发达就不鸟人了。

当他就要上车的时候,又追过来一个人,正是昨天的老教师。

“那么快就出去了?老师也没别的表示,见你们有出息,我就高兴。”说着话,还一边往杨奕口袋塞个红包。

昨天,杨奕还特意找了瑞润的电话号码,打过去,让他跟老师说几句,最后把联系方式也给了老师,让这个老人相当开心。或许,那是他退休以来最开心的一天。

其实,瑞润仅仅是进入航天航空部门工作而已,离科学家这个名头还差十万八千里,但在老师眼里,自己的学生就是未来的科学家。

看着眼前这位老人,在农村的课堂上默默奉献了几十年,如今也老了,说不定哪一天意外,就这么离开,杨奕千言万语说不出口。

“老师,祝您身体健康,明年我们一起回来看望您老人家。”

“去吧!有空给老师打个电话就好,不需要亲自回来。瑞润那么远,太麻烦了,耽误工作。”

……

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杨奕有些感慨,感觉有些不真实,一夜之间,人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想想这三四年来的日子,放佛还在昨天。

回到江州市,天色已晚,街上的行人也稀稀疏疏,只有街边一些做宵夜的,还有守在路边的一些摩托车佬。

这里离他租房不远,因为是老街区,晚上还挺乱的,垃圾有点多,有些地方甚至污水横流。

“有机会找个好的环境。”杨奕自言自语道。

这时候,一辆摩托车朝他开过来。杨奕也没有太在意,这些晚上混吃的,看见背着包的行人,都会凑过去询问要去哪里等等。

然而,杨奕还没反应过来,跨在肩上的背包立即被扯走。

杨奕下意识伸手一捉,想要捉住那个摩托车佬的手,却没有捉住,意外扯下来一点东西。他认真一看,是那家伙裤头的钥匙扣,上面串着几根钥匙,还有一个保平安的桃符。

远处的人也目睹了这一幕,却没有一个人伸出缓手,让杨奕有些失望。

不过,背包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出了一身换下来的衣服,就是那二十多个红包,多少钱不清楚。

“算了,买个教训。”主要是那辆摩托车连个车牌号都没有,杨奕想要追究也没有办法,报警没什么卵用。飞车党在一些城市很猖獗,有时候警察起不了什么作用,除非政府决心严打。

正当他想要扔掉那些钥匙的时候,目光落在那枚桃符上面。

“咦?”

根据他这些年对古董的接触,手上的这枚桃符,似乎不简单。他赶紧启动竖眼的功能,扫描一遍,还真发现了一层迷人的霞光。

“回去研究一下。”杨奕加快步伐,回到家,针对那枚桃符的外形,在网络上搜索起来。

桃符雕刻着一个凤凰,让人感觉很不对称,总感觉这只是一半。从雕工来看,离大师手笔也不远了。

花了大半个小时,还是没有找到这枚桃符的相关信息。

“明天去找王哥看看,先睡了。”杨奕只好放下研究,而且,明早也应该到拍卖行报道了。据说,换了新的领导,也不知道好不好相处,辞职的想法开始冒了出来。

 

第十一章梅瓶

一觉醒来,杨奕习惯性打理一下形象,然后朝拍卖行走去。昨晚,辞职的念头冒了出来,但后来一想,认为这份工作还可以继续待着,对他增长见识有点帮助。

他跟王军约了中午的一个时间见面,为了解开那块桃符的秘密。

刚到拍卖行,就发现气氛不是很对劲。以前,拍卖行没事做的时候,大家都是很悠闲的,相互吹牛打屁,甚至还有人调侃前台妹子泡妞。但现在,每个人都似乎战战兢兢一样。

“雄哥,今天大家很勤快呀!”杨奕开口道。

那保安悄悄朝里面看了眼,才偷偷跟杨奕讲话:“你小子等会就知道原因了。我们拍卖行不是来了一个领导吗?是个大美女。”

杨奕一愣:“那不是更好吗?你们不开心?”

那家伙苦笑:“是美女不错,但不好相处,才来两天,拍卖行上下几乎每一个人都被训了。”

说完,忽然想到什么,同情地看了眼杨奕。

“怎么?”杨奕被这眼神瞧得有点迷惑。

“我听说,你被调到她身边跑腿,你慢慢享受吧!反正……”

话还没说完,雄哥立即恢复正正经经的模样,完全将杨奕晾在一边,放佛跟他不熟一样,专心守他的门口。

杨奕还没搞清楚情况,身后就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你就是杨奕?现在跟我出去一趟,你开车。”

杨奕转身一看,鹅蛋脸、丰满的娇躯在职业装下更加突出,丝袜的诱.惑更让人想入非非。不过,其脸上寒意让杨奕清醒过来。

“我就是杨奕,苗总你好!”

杨奕也是一个做实事的人,没有废话,马上投入工作之中。

苗霏心里其实很无奈,这个拍卖行处于频死的状态,业务非常差,总部那边好几次都要撤掉这里。她被父亲扔到这里来锻炼,许多人都不看好。

本来,还有点不服气,但来到这里之后,彻底了解这里的一切,心情糟糕到了底线。因此,这两天自然没有好脸色对人。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打开局面,将业务提升上去,证明自己。

之所以把杨奕调到她的身边,就是看中了杨奕务实的性格,兢兢业业在底层混了那么久,对拍卖行很多东西也了解,年轻人也好驾驭一些。

对杨奕的初印象,她还算满意,人挺精神,废话不多。

“苗总,准备去哪里?”杨奕坐在驾驶室问道。

“城东九塘村有栋百年老宅,知道吗?”苗霏问道。

“听说过,没有去过。”杨奕只听人说过,那儿有一位收藏大家,姓朱的,藏品非常之多,足以开设博物馆。

如果杨奕没有猜错的话,肯定是拍卖行跟那位收藏大家有约定,愿意拿出一两件藏品在他们拍卖行进行拍卖。

找到那栋老宅倒也不难,车子停在附近的地方,两人走路过去。

老宅里面保持着园林的风格,假山很多,各种奇花异草让人目不暇接。一位佣人带领杨奕他们走进去,然后在一个客厅的地方等候。

没让苗霏他们久等,一个中年胖子走出来,肥头大耳,笑起来有点人蓄无害的样子。

“成老板,打扰了。”苗霏马上站起来说话。

这家伙姓朱,叫朱大成,但本人不喜欢别人叫他朱老板,苗霏是查清楚的。

果然,这么叫让那胖子听得非常舒心,笑道:“苗总不用客气,我跟你舅舅是朋友,关照你生意,也是应该的。”

两人随意聊了几句,然后就提到了藏品。至于旁边的杨奕,人家压根没有注意到,一个跟着跑腿的,也没有必要关注。

“来,你先过目一遍,是我从海外弄回来的。”朱大成指着桌上的梅瓶。

梅瓶是汉族传统名瓷,是一种小口、短颈、丰肩、瘦底、圈足的瓶式,以口小只能插梅枝而得名。因瓶体修长,宋时称为"经瓶",作盛酒用器,造型挺秀、俏丽,明朝以后被称为梅瓶。

他虽然是收藏家,但对这些古董的研究并不深入。比如梅瓶,他也就知道,梅瓶最早出现于唐代,宋辽时期较为流行,并且出现了许多新品种。宋元时期各地瓷窑均有烧制,以元代景德镇青花梅瓶最为精湛。

因此,他有一两个御用的掌眼师傅,专门帮他鉴定各种古玩。

杨奕认真看了几眼,其他人也没有在意。他发现,从造型上看,这应该是明清时期的梅瓶。

根据他的了解,瓶子肩部圆垂,很典型的明朝风格,另外,还给人以沉稳庄重,但略带浮华的感觉。

“成老板的宝物,自然都是精品。”苗霏恭维了一句。

她也是听说,这东西是朱大成前不久从海外弄到手的,属于传世品,比较珍贵,心想着,人家也是有鉴定师的,基本上排除了赝品的可能。也正是这样,她出门都没有让拍卖行的鉴定师跟上。

这时候,外面走进来两位老者,其中一位竟然还是杨奕认识的,正是见面没多久的祁老。

朱大成马上起身迎接,姿态放得很低:“祁老,张老,这么有空到我这?真是蓬荜生辉呀!”

张老是他的金牌鉴定师,客串他的鉴定工作,不少重器,都是经过他之手的。

“祁老对你手中的一件宝贝感兴趣,所以我带他过来了。”张老笑道。

“哦?不知道是那件物品,能入祁老法眼?”朱大成微微诧异。在江州市的古玩圈,祁老是泰山级的人物,连他都得好生伺候。

祁老微笑:“听说你这大老板珍藏了一幅张大千的作品,不知能否让我老头子看几眼?可以的话,还希望能割爱。”

张大千是近现代著名画家,游历世界,获得巨大的国际声誉,被西方艺坛赞为“东方之笔”,又被称为“临摹天下名画最多的画家”。

张大千先生的作品由于过于珍贵,已列入限制出境保护名单内。可见,想要收藏一幅他的作品有多艰难。

说完,他看向杨奕,接着开口:“小友,我们又见面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诧异地看向杨奕。尤其是苗霏跟朱大成,从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平平无奇的小人物,竟然能让祁老记住,而且印象好像还蛮不错。

“能看到老前辈您,小子深感荣幸。”杨奕恭敬道。

《鉴宝》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与“鉴宝”相关文摘

动物狂欢怎么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