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人生张志远是主角的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金牌人生

时间:作者:黑喵阅读来源:KX

金牌人生又名钻石人生是主角张志远免费在线阅读,金牌人生全文免费阅读是作者黑喵阅读写的一本讲述张志远故事的小说:女生宿舍楼下,经过千挑万选才准备好礼物要送人的严博,头大得不行。这边路口一群人将周围人隔开,堵住了女生寝室的大门。大门前的人群里还有人不断忙忙碌碌,拿着大包小裹的东西在一边摆弄。看都不用看,就在女生寝室楼下,经管系的系草张志又找人告白了,也不知道是哪家姑娘倒了血霉,被他看上了。实话说,这种情况在学校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可这么大规模的告白,还是头一次……...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金牌人生》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 侮辱

女生宿舍楼下,经过千挑万选才准备好礼物要送人的严博,头大得不行。这边路口一群人将周围人隔开,堵住了女生寝室的大门。

大门前的人群里还有人不断忙忙碌碌,拿着大包小裹的东西在一边摆弄。

看都不用看,就在女生寝室楼下,经管系的系草张志远又找人告白了,也不知道是哪家姑娘倒了血霉,被他看上了。

实话说,这种情况在学校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可这么大规模的告白,还是头一次……

同样作为经管系的学生,严博很清楚那家伙是什么样的人。

张志远可是经管系出了名的花花公子,高中时候就把人家女同学的肚子搞大了,要不是家里有钱,摆平了这回事,铁定要吃官司。

他这性子在上大学后也丝毫没有收敛,三年大学生涯,女朋友都换过无数。期间还有分手后直接辍学的,中间发生了什么无人可知。

此刻,严博在一旁自言自语:“也不知道哪个班的女孩子这么倒霉,被这么个渣男缠上了。”

严博觉得他是渣男,其他女生不这么想。并且,她们还对那个系草要告白的对象羡慕不已!

“听说没,今天要来表白的男生好像是经管系的系草呢,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有福气,能被系草看中!”

“管人家那么多干什么,反正这种好事也轮不到咱们身上。”

她们口中经管系的校草除了道貌岸然的张志远外,绝对没有别人!

严博也不喜欢听墙角,但想要从人群中挤进去找人的严博刚好听到了她们的谈话,眉头不由微微皱起。

这一切都和路过捧着精美礼盒的他无关,可他手里捧着的是一部包装精美的手机,这是严博积攒了几个月生活费才凑够钱,准备买来送给女友的生日礼物。

看着这个仗势,他奋力挤进了人堆,就为了混进去送礼或者让宿管阿姨帮他把手机送给他最最亲爱的女朋友——郭爱楠。

严博心里想着女友,路边众人围着的张志远已经站在最中间大声呼喊起来:“郭爱楠!”

伴随着他的声音,旁边那些男生也一股脑的大喊起来:“郭爱楠!”

听到这个声音,严博感觉自己的心跳仿佛都漏了半拍,因为他们喊的名字正是他女友的名字——郭爱楠!

下一刻,郭爱楠那间寝室的窗户被人推开,同寝室有几个好奇的人朝楼下张望,其中也包括郭爱楠。

她的妆容依然是那么完美,似乎无时无刻都要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郭爱楠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以往这些都是属于严博的。

张志远在楼下朝着楼上大声喊道:“郭爱楠,你下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此时张志远穿着一件修身西服,手中还捧着一束玫瑰花,虽然无法看出具体数量,可至少也有好几十朵。

郭爱楠往下一看,只见女生寝室门口的那条马路最中间摆放了一圈蜡烛,蜡烛中间还用玫瑰花拼出一个大大的爱心来。

这真是浪漫极了,光这些布置,恐怕没个万八千下不来,看来张志远这次是铁了心要将郭爱楠追求到手啊!

还没有从人群挤进女生寝室的严博怔住了,完全没想到他的告白对象居然是郭爱楠。

尚在楼下的他能从这儿清楚地看到,楼上郭爱楠脸上的羞红,那是只有他在赠送价格昂贵的礼物时才会露出的幸福笑容。

郭爱楠没有拒绝张志远的邀请,乖巧的从楼上走下来,周围众人也很自觉的让道。到了张志远跟前,郭爱楠笑颜如花的问:“张志远,你找我什么事?”

她的眼神中似乎只能看见张志远,人群中的严博似乎是透明的,他只能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是发生。

张志远还在进行着他的表白,声音听起来很真挚,很诚恳。

“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但看他将花一把塞到郭爱楠的手中,并且直接将郭她搂在怀里。严博愤怒了,握紧了拳头,可作为他女朋友的郭爱楠不但没有拒绝,反而惊喜的问:“这些都是为我准备的吗?”

“当然,只有你才配拥有这一切。”

张志远搂着她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周围的男生,女生都大声的鼓起掌来,似乎是在为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庆贺。

不知谁大声喊了一声:“亲一个!”

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放在平时,这种表白成功后接吻的戏码也是严博喜闻乐见的,可是今天……却显得异常愤怒!

而他的女朋友郭爱楠却显得羞答答的,在偷偷瞥了张志远一眼后,又迅速低下头去,似乎很害羞的模样。

张志远则是用手托起她的下巴,那张大嘴朝着她的嘴唇直接就要印下去。

就在此刻,严博大吼出声:“楠楠,你在做什么!”

这一刻,似乎只有这么做才能宣泄出他心中的痛苦。

他的声音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无论是那些吃瓜群众,还是这次事件的两位主角。

“咦,那不是郭爱楠的男友吗?这下有好戏看了。”

张志远看到严博的时候,嘴角勾起,笑的十分得意:“原来是你啊,严博,劝你就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楠楠已经同意当我的女朋友,你就不要再纠缠她了。”

“为什么?”严博仿佛根本没听到他的话,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郭爱楠,将手机送到了郭爱楠的面前:“楠楠这是你一直想要的手机,我给你买回来了。”

“对不起,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严博,你是个好人,但你不适合我。”

“至于你这烂手机你还是留给别人吧。志远给我买了一个最新款的iPhoneX。”

郭爱楠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就像她说想吃校门口那家煎饼果子一般,理所当然又没有丝毫愧疚。

严搏看着手里的手机,心里一疼,他还记得郭爱楠每次收到自己给她买的新款手机,甜甜的叫自己亲爱的情景。

张志远走到严博身边,压低声音,阴测测的说:“严博,我一早就跟你说了,郭爱楠又风骚又漂亮,只要是个男人就想上,你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听楠楠说,你还没牵过她的手,你看……这……哈哈哈哈。”

说完,张志远肆无忌惮的直接一把将郭爱楠搂在了怀中,狠狠的亲了一口。

郭安楠一声娇呼,将张志远有了想推倒的冲动,将她搂得更紧了一番。

 

第2章 想明白了

郭爱楠这种娇羞的神态是严博从没有看过的,严博都愤怒得说不出话来。

而郭爱楠则是在张志远怀里娇羞着撒了好一顿娇!

娇羞过后,郭爱楠冷冷的看着严博。

“严博,你死心吧,志远才是我爱的男人。我说你不要碰我才是真的爱我都是玩你的。”

“说实话,我闻到你身上民工味,我就想吐。我找你当我男朋友,其实就是想要试试你这种吊丝男朋友的滋味。”

下一刻,郭安楠的眼神充满了不屑,一旁的张志远给出了警告: “严博,我告诉你,以后离楠楠远点,不然我见一次打一次。就跟这手机一样。”

说完,张志远一把扯过严博的手机,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摔完手机以后,张志远将一叠钞票狠狠的砸在了严博身前:“这是我赔给你的。”说完,搂着郭爱楠转身离开。

严博直接懵了,周围看热闹的见严博没拿地上的钱,全都一哄而散聚上来抢。抢完钱以后,严博还能听见周围传来的阵阵嘲笑声。

此时此刻,全世界似乎都站在张志远那边。

“哎哟我去,不可能吧,据说他们在一起都大半年了,手都没牵过,就这么被抢。”

“真惨啊,现在社会竟然还有这种纯情男。”

“钱都不要,钱也没有,就这吊丝样还想跑郭爱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这还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面对众人的嘲讽,严博抬头看天,强忍着眼眶即将滑落的泪水!

他不能这么窝囊,也不能让人看出自己哭了。

严博不服,难道,难道就因为他更有钱?

钱钱钱,一切都是为了钱。

起初他以为郭爱楠不一样的,甚至他还相信自己能给郭爱楠一个美好的未来。

可现在……郭爱楠居然因为钱跟自己分手了,还真是可笑。

既然这样,郭爱楠,你不要后悔!

想到这,他从口袋摸出一个有点老旧的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嘟嘟嘟……”

很快,电话接通了。

电话另一头传来一道苍老又焦急的声音:“少爷,是你吗?”

“唐伯,是我,我想明白了,我答应你请求。”

“好……好……好!”

唐伯有些哽咽,自家少爷终于想明白,要来继承家业了。作为从小照料严博的管家,他是最了解严博的人。

严博从小就十分的骄傲,他早说过想要靠自己,不想靠家族。

很早唐伯就要他继承自家家业,可他却不愿意要这个凭空送他的财产。

唐伯说了,想要继承这些家产,还得经过家族的考验。

可严博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从家族出走。

这次终于想明白,这让唐伯欣慰不已!

如果这个电话再早一点,或许他就能告诉郭爱楠,自己其实是一个有钱人,告诉她,以后无论她想要什么,自己都有能力给她。

但他想的是把自己最好的一切都给她,可她呢?今天白天的事,严博失笑不已……

“少爷,我现在已经在鑫海市,您现在方便出来见一面吗?”

唐伯说话的态度依然是恭敬中夹杂着关爱。

此刻严博心里暖暖的,在这种情况下,能见到多年未见的亲人,不失为一件让人心情舒畅的事。

“唐伯你在哪,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我在鑫海酒店,您到了报888号房间即可。”

约定好了地点,严博也没耽误时间,立即打车前往鑫海酒店。

鑫海酒店是整个鑫海市最高的建筑,足有八十层的高楼耸立云霄,同时,这里也是鑫海市最高级的酒店。

整栋楼都是鑫海酒店的产业,不仅有酒店服务,还有餐厅、商场、泳池、电影院等一条龙服务。

可以说,只要住在这家酒店的人,可以足不出户的满足一切高端的享受。

这里也被称为富人的天堂!

来到门口的时候,严博准备进去,却被门口的保安拦住。

“小子,这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保安恶狠狠的看着眼前其貌不扬的乡巴佬。

“你们还不让客人进入?”

严博的反问让保安冷笑:“客人?我们这里最低消费的客房都是一万八起步,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德行,能住得起?”

此刻他旁边正好走过一个年轻人,身后跟着几个人,都是西装革履,一看就是成功人士。

见到这批人,保安顿时点头哈腰,态度那叫一个恭敬。

男子走过严博身边的时候,眼神充满了不屑,甚至直接嘲讽:“穷鬼也想进这里,现在的人啊,想傍大款想疯了吧!要知道,像我们这样的人,那是你一辈子都追不上的目标!”

“你们给我站住!”

本来心情就不太好的严博哪里经受得住刺激,立即大喊道。

“怎么,你还想让我们带你进去不成?就算让你进去了,你能消费得起吗?”

男子话语里充满了戏谑和看不起:“想让我带你去也不是不行啊,只要你跪在地上喊我一声爷爷,我可以给你个面子,带你进去涨涨见识。”

“爷你吗个大头鬼!”

男子充满嘲讽的调侃,让严博怒气勃发,走过去抡起拳头对准那个嚣张的家伙就是一拳。

完全没有防备的男子脸上挨了一记重拳,嘴角都有点血沫子,八成是这一拳太重,让他嘴唇磕到牙了。

“你居然敢打我,保安,快点把他抓起来!”男子惊叫着,如同被抢了包的妇女,声音都变得尖锐起来。

保安怒视着严博走上来,抽出腰间的防暴棍,就要上来抓严博。

这边的喧闹声引起了酒店经理的注意。

不一会儿,只见一位穿着黑色高跟鞋,白衬衫黑领带,走路的时候身体摇摆的极为有韵律的女子出现在三人的面前。

女子不愧为不愧是鑫海酒店的员工,二十出头的年纪,只是略施粉黛却难掩精致的五官,加上均匀修长的身材,尤其是那双笔直的大腿,分外吸引人眼球。

看到这一幕,经理眉头微蹙,疑惑的问道:“出了什么事?”

保安立即告状:“高经理,这小子闹事,想要擅长酒店,还殴打咱们酒店的客人。”

说这番话的时候,保安直接把他拒绝严博进入酒店的事情甩在脑后。

经理看向严博,虽然没说话,但严博却从她的眼神中读懂了她的意思,分明是要让自己给她一个解释。

 

第3章 郭爱楠来了

“我是你们酒店的客人,但是这保安阻拦我,还有这个人侮辱我,我只是通过自己的方式来表示一下我的不满而已。”

严博正为自己诉控,那男子却跳起来叫嚣:“高经理,你必须给我一个满意的处理,如果今天不把这小子抓起来送到警局里去,等下我就去投诉你们酒店!”

高经理无奈,询问严博:“你说你是我们酒店的客人,不知可有房间?”

“有,我是888号总统套房的人。”

经理的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即态度便得恭敬无比,脸上哪里还有刚才的严肃,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无比灿烂:

“想必您一定就是严先生,实在抱歉,让您遇到这样的事情是我们酒店的失职。请您进入,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处理即可。”

“嗯。”

严博满意的点点头,这经理不但长得漂亮,还很会做人,是个聪明人。

男子见经理居然想要随便揭过,顿时大喊道:“你们怎么回事,高经理,别以为我不敢投诉你。你们鑫海酒店难道就不用客人的感受吗?”

经理看着他,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吴总,你应该知道,酒店客人也是分等级的。这位是我们总统套房的尊贵客人,您只是普通房间的客人,擅自用语言侮辱,严先生只是打了你一拳,你应该感觉到庆幸才是。”

“如果你还想要继续胡闹的话,想要投诉我,尽管投诉好了,请不要骚扰尊贵的严先生。”

话说的很绝然,如果不知道鑫海酒店规矩的人,说不定会将事情闹大。

但男子也是个懂规矩的,所以脸色也变得很难看起来,看着严博,心情复杂的低下头:“对不起,严先生,刚才冲撞了您,实在抱歉。”

严博摆摆手,这点小事他本来也没放在心里。

反而是刚才打了那一拳,让他心中有种发泄出来的快感。

这男子反而是受了无妄之灾,严博当然不会再与他计较。

男子松了口气,鑫海酒店的规矩,什么样的身份能住什么样的房间。

就算是馨海市首富,也只能享受贵宾房,上面还有国宾套房和总统套房。

而总统套房更是基本上没有人住过,听说一直都处于闲置的状态,即使有人拿着钞票都没有被允许入住。

能进入总统套房的人,会是什么身份?

总统套房内。

“少爷,这些年您受苦了。”

唐伯看到严博的时候,拉住他的手,忍不住老泪纵横。

严博也涌上一阵心酸,却还是露出一个微笑来安慰唐伯:“没什么的,唐伯,都已经过去了。”

“是啊,过去了,都 过去了。既然来了,就先在这吃个饭吧。”

鑫海酒店作为鑫海市最顶尖的酒店,里面的餐品自然也是值得称道,唐伯似乎为了补偿严博这些年在外的辛苦,特地命厨房准备了一桌最豪华的晚餐。

当饭菜被送进来,会客室那张巨大的长桌,居然被各色各样的菜式摆满。天南海北,囊括了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海里游的,可谓丰富之极。

严博也不多说什么,这样奢华的饭菜,他的确有些年头没吃到了。

在他吃东西的时候,唐伯就那么安静的看着,眼神里还带着一抹怜悯的慈祥。

让吃饭的严博觉得有些别扭,放下碗筷:“唐伯,你也一起吃。”

“不用,少爷,您吃就好。老仆这些年在家里,吃穿用度都不缺,每每想到少爷您在外面过得这么辛苦,我这心里啊……”

唐伯说着,又忍不住在心底为他抹了一把眼泪。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难道老人也是水做的不成?

吃过饭,唐伯拿出一个文件袋,谨慎的说:“这是您之前的物件,我一直都给您保管着,如今终于能够物归原主了。”

严博闻言将文件袋打开,里面果然都是他曾经用过的东西。

文件袋里有他的银行卡,钱包,手表,还有一张全家福。

拿出全家福的照片在眼前看了又看,严博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其实在外这些年,他并不觉得自己过得有多苦,只是不能与家人见面有些惋惜。

如今,终于不用再为这些事苦恼了。

唐伯又道:“少爷,如今您的身份已经恢复,是否要立即回到家里?”

“不用。”严博摇头,目光坚定地说道:“其实我并不觉得家族有做错什么,让我凭自己的本事考上大学,凭自己的本事生活,也别有乐趣。如今三年时间都过去了,我想安安稳稳的读完大学,再做其他考虑。”

“少爷既然做出了决定,老仆也不好多劝,但如果少爷遇到什么麻烦,还请第一时间告诉老仆。”

“至于家族的东西,少爷答应过的,到时候大学毕业一定要做到啊!”唐伯诚恳的说道。

这个为严家贡献出自己一生的老人,将严博当成自己的亲孙子一样看待。

“放心吧,唐伯,我答应的事就会去做。在外几年,这种日子我已经习惯了,不会有什么事情的。遇到麻烦的话,我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

“少爷,您卡里额度已经提升到刷卡最高等级,还望少爷照顾好自己。”

说到最后,唐伯的声音略显沙哑,似乎是生怕看到严博吃苦。

但严博其实早就习惯了简单的生活,偶尔奢华一下,还真有点不适应。

可为了安慰这个陪伴自己多年的老头子,严博点头表示同意。

当晚,唐伯走了,严博还被他央求着留下来在总统套房中休息一晚!果然,高品质的房间,带来的效果还是有些不一样的,睡觉也特别香。

次日清晨,严博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电话乃是严博同寝室的好兄弟郭肆打来,提醒他今天是老顽固的课,让他千万不要迟到。

原本还因为睡的太舒服有些不愿意起床的严博顿时清醒过来。

老顽固乃是税法学老师的外号,本名郭晓冬。

因为学生只要旷课就会被记分,按照事不过三的原则,哪怕请过假,缺了三堂课后期末也会按照不及格论处。

所以只要不想补考的人,就没人会旷他的课。

严博急匆匆的赶到教室时,老顽固已经到了,扶着自己的眼镜催促道:“还不赶紧坐到座位上去。”

周围的同学看到严博,都是一阵窃笑,还有人在小声议论。

“他居然还有脸来上课?换成是我,肯定没脸出现,昨天的事真的太丢人了。”

“严博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之前我就觉得他和郭爱楠不合适,郭爱楠是什么人,那可是校花,他一个穷鬼凭什么能泡到校花,现在这样反而才正常。”

“就是,哈哈,这样才正常,快看,郭爱楠来了。”

 

第4章 你还不明白吗

郭爱楠很漂亮,所以她一经出现,不管是严博,还是其他人,都看了过去。

出众的美貌让郭爱楠立刻成为全班的焦点。甚至不少男生甚至还吹响了口哨,想要博得美人的目光。

这一群学生,就是不成器。因为众人的喧闹,老顽固皱着眉头喝骂道:“都干什么呢,上课,不想听的滚出去!”

他这一发话,教室里总算安静下来,但还是有许多灼热的目光,或嘲讽、或鄙夷的一一投射在严博的身上。

看着容光焕发,漂亮依旧的郭爱楠,和自己分手没有表现出一丝不舍。再想到她从今往后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严博的心情便有些失落。

此时此刻,严博突然有些后悔没按照唐伯的意思直接回家族,那样自己就不用继续呆在学校里,承受这些白眼和嘲讽。

就在这时,身边的郭肆用手肘顶了顶严博,见他看过来才小声的说:

“别这样,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晚上哥几个出去喝酒,大保健,保证让你舒舒服服的,以后都不会再想郭爱楠了。”

本来应该是龌龊的事情,从郭肆的口中说出来,偏偏端庄无比。

这家伙是老顽固的亲儿子,也不知道那样严格的人,是怎么教育出来这么个“斯文败类”的。

严博知道郭肆是在安慰他,想到平时兄弟几个都很照顾他,如今既然已经恢复了身份,自然也要回馈一下兄弟几个才是。

如此想着,严博笑着说道:“以前都是你们请客,今天就让我请客吧,咱们兄弟一醉方休。”

“你请客,你发财啦?”

郭肆一脸震惊,似乎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严博口中说出来的。

以前每个月都有那么两天断顿的时候,还得寝室的兄弟们接济才能生活。

现在居然也主动提出请客这种事来了?

“算不上发财,只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而已。”

毕竟,在兄弟的面前,他不想隐瞒。

然而郭肆显然并没有把严博朝富二代的方向想,而是笑嘻嘻的说道:“你不会把准备送给郭爱楠的手机卖了吧?那部手机确实值点钱。”

“不是,你就别问了,去不去,给句痛快话。”

“去,去哪?”

“鑫海酒店!”

听到这四个字,郭肆是死命的点头啊。

当他跟着严博真正站在鑫海酒店门口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些许怀疑。

在他旁边同样抱有怀疑态度的,还有寝室的另外两只牲口,胡四同和魏小东。

“博哥,你这是发财了啊,鑫海酒店这种地方,是咱们这些学生能来的吗?”

胡四同咽了口唾沫,这小子人长的比较帅,家里条件也还算不错,平时玩得最开。学校附近的地方,基本上都被他玩遍了。

但当他跟着严博等人一起看到鑫海酒店的时候,腿脚仍然有些打怵。

严博见状好笑的摇头,他差钱吗?

于是,在门口直接笑着推了胡四同一把。

“放心进去吧,出事我顶着。”

听唐伯说,这家酒店就是他们严家的产业。

就在此时,旁边一个好听的声音响起,顿时吸引了严博等人的注意。

“四筒,真的是你!”

话音刚落,只见后边走来四个身材高挑的妹子,每个都很有特色,其中一个将长发束成马尾辫的女生最是吸引眼球。

她的肌肤白皙似雪,肌肤晶莹透彻,好像能够滴出水来一般。如此肌肤,加上秀美的脸蛋,有种江南女子的柔美气质,整体给人感觉就是大美女。

如果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一定是冰肌玉骨!

旁边的郭肆三人眼睛都要看直了。

严博倒是感觉还好,却也多看了两眼。

郭肆推了胡四同一把,挤眉弄眼的说:“四筒,这女生是谁啊,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起过,你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胡四同有些尴尬的解释:“别瞎说,这是我姐胡蕊,她们,应该是我姐的同学吧。”

胡蕊长得也很漂亮,不过有那个马尾女生衬托下,顿时就显得十分普通了,她为人倒是开朗,大咧咧地说:“我叫胡蕊,这些都是我的好闺蜜。”

说着,她就挨个介绍了一下众人。

梳着丸子头的女生叫刘莹莹,留着波浪长发的叫安可,至于最后那个一见惊鸿,二见秀美的马尾女生,叫做许若羽。

简单的介绍过后,胡蕊笑着挽住胡四同的胳膊,两人显得十分亲密:

“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们,今天我们学校有人请客,所有同学都到场了,我们刚才还想着会不会遇到麻烦呢。正好你们在这,给姐姐当护花使者,没问题吧?”

郭肆立即点头,整个人都兴奋得不行。

胡四同的目光一直朝许若羽那边瞟,显然也是动了心。

严博也没说什么,四男四女八人一起走进酒店。

门口的保安上次因为见过严博的缘故,再次看到他,立即躬身行礼,生怕怠慢了这位大佬。

刘莹莹见到后,笑嘻嘻的揽着许若羽的手臂说:“没想到王少这么气派,连保安都在对咱们行礼,若羽,我看你实在不行就答应王少吧,你们俩在一起肯定很合适。”

“别瞎说。”

许若羽白了她一眼,心里却在打鼓。

来到大堂,经理立即注意到严博,想要过来打招呼,却被严博挥挥手示意,停住了脚步。

胡四同小声的问旁边的胡蕊:“姐,你们的座位在哪啊?”

“那呢!”

胡蕊指了指那边还在前台的几人,立即朝那边走去。

严博见状,也只能跟着过去。

不过,他有点奇怪。因为刘莹莹貌似一直在和许若羽说王少的事情。就好像,收过人家贿赂,从而帮他说话一般。

即便严博离他们有点远,却在还隐约间还能听到刘莹莹和许若羽小声交谈的声音:“

若羽,王少对你可是痴心一片,鑫海酒店人均消费可不低,不是什么人都能来这里吃饭的。为了追你,王少这次可是下了血本,请全班同学过来吃饭,他对你的心思,你还不明白吗?”

 

第5章 我请客

“我,我还想再考虑考虑,而且蕊蕊已经叫了她弟弟和朋友过来,咱们总不能现在将他们赶走吧。”

许若羽声音有些小,甚至还有些着急。

“那有什么的,你看看他们几个一身穷酸的样子,一看就是没出息的,哪里能和王少比?你要是决定了,我现在就去和蕊蕊说,让她把那些穷小子赶走。”

刘莹莹撇嘴,她看着严博等人,十分鄙夷。刘莹莹觉得,这就是王少的聚会,其他人,根本不配跟着她们进来。

“这,还是不要了,都已经邀请人家了,再赶人家走多不好。”

许若羽低声的怯怯说道。

刘莹莹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甩开她的手笔,跑到安可的身边,又开始嘀嘀咕咕,不知道在那说些什么。

严博虽然目睹一切,但他和许若羽并不熟,所以并没有上前。

来到前台的位置,才发现那边一群人在和前台的接待理论。

“明明是我提前订好的包间,定金也付了,为什么现在告诉我没有包间?”

此时只见一个皮肤白皙的男子此时脸色阴郁的拍着桌子,怒声质问道。

“实在抱歉,先生,我们没有收到您的预定。如果您预定过的话,我们这里都有记录的,还请您不要胡闹。”

接待似乎也有些生气,语气僵硬的说道。

看这样子,他们已经争论了有阵子。

严博相信以鑫海酒店的素质,应该不会出现收了钱不办事的情况,所以这事多半是那个男生在胡搅蛮缠。

胡蕊此时已经凑到前面,她的嗓门很大,立即就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出什么事了?”

“我定好包间,现在却告诉我没了,鑫海酒店的包间都需要提前预定的,现在怎么办,好不容易请大家吃饭,难不成还能让你们在大厅吃?”

男生一脸烦闷的模样,看着好像煞有其事。

“没关系的,在哪里吃都一样,是不是啊,若羽?”

刘莹莹见男生说话,立马和他一唱一和的大声说道。

许若羽突然被问到,有点愣神,但还是点了下头,似乎她的性格就是如此逆来顺受。

经理也发现了这边的闹剧,皱眉走过来,却发现严博也在,两人眼神对视,经理顿时笑着说道:“既然客人说有包间,那就给安排出一个包间来,小李,怎么能怠慢了贵客?”

接待一脸茫然,但经理发话,还是乖巧的照办。

不多时,便有服务生带领他们前往包间而去。

刘莹莹以及那些女生看向那个男生的目光都是星星,严博的耳边不时还能听到吹捧的话语。

“天啊,没想到王少居然这么有面子,连鑫海酒店的包间,都能说要来就要来!”

“可不是,谁要是能做王少的女朋友,肯定特别幸福。”

就连胡蕊也和那些女生叽叽喳喳的走到一起去了,郭肆郁闷的走在严博的身边,小声的嘀咕着:“什么事啊,用到咱们的时候那个热情,现在用不到咱们了,连话都懒得和咱们说一句。”

胡四同也在不远处,低着头好像很惭愧的样子。走到包房门口,胡蕊等人呼啦啦的进去了。

严博他们也打算进去的时候,却被那个男生拦住了。

“你们是谁?我好像不认识你们,也不记得邀请过你们。”

胡蕊有些不好意思地自我介绍:“王野,他是我弟弟,还有他的朋友,反正你请客,我就带他们一起过来了。”

刘莹莹撇嘴道:“我看就是想跟着一起蹭饭的穷小子而已,王少,你也不差这点钱,不如就带他们一起吧。”

王野有些肉疼,不过看到许若羽的目光也在自己的身上,只能咬牙点头:“好……”

话还没说完,胡四同已经抢先说道:“不用了,你们吃,我们还有事。”

估计是感觉面子上过不去,转身就走。

看到胡四同走了,严博等人自然全都跟上,将王野他们晾在原地。

安可的声音传来:“什么人啊,王少好心想要请你们吃饭,你们还装上了,果然是穷人,一辈子上不了台面。王少,你可别跟这些穷人一般见识,降低了您的档次。”

“哈哈,说的是,咱们进去吧。”

也不知道是因为省下了四个人的份额,还是因为许若羽的目光,王野笑得很开心。

胡四同本打算一走了之的,但是却被严博拉住了。

“你去哪?”严博疑惑的问。

“这地方我是待不下去了,有钱了不起啊,在这种地方吃个饭都得小心翼翼的,没意思,咱们去吃大排档,我请客。”

胡四同心里憋着气,估计是感觉自己在兄弟面前丢了脸、

严博明白他的感受,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走什么走,咱们今天就在这吃,我请客。”

“可是……”胡四同还想说点啥。

“没什么好可是的,没有那些人,咱们喝酒才更尽兴。”

听到这话,胡四同也感觉是这么个道理,更何况他也确实很想尝尝号称整个鑫海市最好的饭店到底和其他饭店有什么区别。

因为只有四个人,所以严博也没有要求什么包间,随便找了个角落的位置招呼兄弟们坐下。

等到点菜的时候,郭肆三人都有点被吓到了。

随便一道菜价格就要上千,他们都感觉有点牙疼,哪里还敢点菜。

但也不好落了严博的面子,只好挑着便宜的点了两三个菜,就一个劲的说够了。

就在这个时候,严博拿过菜单,将上面最贵的一排挨个点了一遍,又要了几瓶好酒,这才催促服务生上菜。

“博哥,这也太破费了吧,待会要是付不起账咋办?”

魏小东在一旁担忧的问,甚至他已经开始琢磨着,是不是要在这里打工还债了。

郭肆则干脆的拿出自己的钱包,拍在桌子上:

“我这个月的生活费都在这,咱们几个凑凑,应该就够了,我还不信咱们几个大老爷们吃不起一顿饭!”

“对,想到刚才那几个人就来气,咱们也能吃得起,用不着他们请。”

胡四同也依法炮制,将自己的钱包拍到桌子上。

《金牌人生》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

动物狂欢怎么赢钱